娛樂頭條
2019.01.23 22:30

【鬆開拳頭二】寫完〈遺書〉覺得平靜 蔡健雅:我可以就這樣走了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影音|甘政國    攝影協力|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人生當然是苦。但蔡健雅做出選擇,決定擁抱它,於是可以帶著微笑去面對,把它當成一趟旅程。
人生當然是苦。但蔡健雅做出選擇,決定擁抱它,於是可以帶著微笑去面對,把它當成一趟旅程。

「3年中,重新去發現甜點的世界,整個過程中我放鬆了許多,因為不給自己任何壓力,我也告訴自己:『妳不用寫歌,妳就去玩。』慢慢的,一個小女孩開始出現,很久以前我把她壓抑住的蔡小妞,在我心裡冒出來。那種可以尖叫、裝可愛,那種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就是要任性,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更加發現,其實自己喜歡自己,比任何東西更重要。自己怎麼想,比別人怎麼想更重要。我一定要喜歡鏡子裡的自己,一切才是值得的。

而喜歡自己,一直是蔡健雅的命題。她承認,「後來發現,我其實很多年都不喜歡自己。沒有自信,常會把自己放得很低,把別人放第一優先,大家都優先,我不重要⋯」

以前她給自己很多規則,「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你希望自己是長這個樣子,你希望自己只能這樣。自己框住自己。那是我當時的安全感,當你沒有自信時,你只能在一個框框裡面走,不敢跨越那條線。」當她盡情吃甜點,她不抵抗,讓該發生的發生,眼前這個會發出奇怪小女孩聲音的蔡健雅就出現了。

反正一切都有可能,對閃婚也不排斥。蔡健雅說:「你碰對了人,他說服了你,你真的就是會這樣做啊!」
反正一切都有可能,對閃婚也不排斥。蔡健雅說:「你碰對了人,他說服了你,你真的就是會這樣做啊!」

對,真的不是紅衣小女孩作祟。只是因為她很放鬆,連寫出〈遺書〉這樣的歌都屬平靜自由。「這首歌對我的意義是,我從想死,到看到我留下的是什麼東西。我從崩潰,寫到我突然間覺得是平靜的。如果今天真的是我的最後一天,我開心,我沒有害怕,我沒有任何遺憾。我可以就這樣走了。」

她當下如何,她的歌就會是如此。是人若如塵埃,亦是自由自在,如河如雨如滴,靜悄悄降於大海之上。或許再輕巧都帶有重力加速度,水與流向,是因是果,人的不快樂很少是別人所造成的,所以,也很難透過他人來消解自己的不快樂。

當我以重感冒的嗓音啞聲採訪,蔡健雅說起,自己感冒時往往就是什麼都不吃,把感冒餓死。曾困擾她一段時日的憂鬱症,她不吃藥。「因為你不管吃什麼都不會好⋯我覺得你就是要愛死它!好像只能這樣子,所有的黑暗、所有的缺乏、所有的沒存在感、所有的沒有價值、你的辛苦,你把它愛死。」

唱過十幾張專輯,拿過三座金曲獎最佳女歌手。過去的作品涉情說愛,保存了蔡健雅每段時期的細微差異,現在的歌裡她更任性,那語氣那色彩,是她心裡舒展的渠道,與她自己、與世界更有關係,是更寬廣的關係上面的修復。

她說:「先找到,心裡面住著什麼樣的蔡健雅。那個陰暗的蔡健雅,她太強大。那個喜歡陽光、喜歡感受陽光的蔡健雅,她知不知道什麼是陽光?她想不想看到陽光?重點是,我想。我很好奇,我很渴望。」沒被意識到的什麼,像種得很深的細胞潛伏在體內,待陽光穿透擾動了,它冒芽破土。

往下繼續閱讀

化妝:陳聆薇 髮型:Ting Shih(Flux Réel) 場地提供:CAFE de Gear

更新時間|2019.01.30 10:2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