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23.07.02 05:58 臺北時間

【全文】自揭童年瘡疤 黃子佼遭棄內幕

隨著黃子佼的「地圖砲」波及多名藝人,且各自都有回應。近來本刊則是收到消息,其中包括關於他自己的童年創傷陰影,以及至今無法和解的母子故事。
隨著黃子佼的「地圖砲」波及多名藝人,且各自都有回應。近來本刊則是收到消息,其中包括關於他自己的童年創傷陰影,以及至今無法和解的母子故事。
黃子佼尋短未遂事件過了1週,至今他直播中語帶模糊的演藝圈傳言逐漸被證實或否認,餘波依然持續盪漾。本刊日前另外接獲消息,黃子佼除了掀起複雜情結,他的童年陰影也非常大片,其中確實含有母子分離的巨大創傷,以及旁人看來始終未能和解的遺憾,多年的重重內幕當中,如他自述「一路走來的,甚至是有點病態、變態的養成原因。」
19日凌晨黃子佼陷入藝界的#MeToo風暴,被複數女性指控性騷與強吻、拍攝裸照等,他在「遺言」直播結束驚傳輕生後,老婆孟耿如將他緊急送醫撿回一命;黃子佼共3段、25分鐘及逐字稿將近5,000字的自白當中,有牽涉到其他藝人的,皆已獲得當事人處理方式各異的回應,至於他自己童年創傷那塊則仍是一大謎團。
過去黃子佼(中)與曾寶儀(右)、小S(左)的三角關係,一度在檯面上和解,如今舊事再被討論,小S告官、曾寶儀沒被掃到。(翻攝自曾寶儀臉書)
直播中,黃子佼敘述:「我媽媽在幾年前透過關係來找我,我在公共電視後台,非常謝謝寬姊(邱瓈寬)陪我見她一面,沒話可說…」其實本刊另外透過消息管道得知來龍去脈,黃子佼40年來,一直無法原諒他的母親;而黃子佼的媽媽確實輾轉透過多層關係,最後終於找上了邱瓈寬。
日前黃子佼透過直播道歉並爆料,還曝光沒戴髮片的模樣,隨後輕生未遂;直播中提及媽媽以及無法和解一事。(翻攝自黃子佼臉書)

老母捧禮見 淡漠以對

據悉,黃子佼始終拒見媽媽,反覆推說見了也「沒意義」;小時候的事更稱都不記得,尤其媽媽那邊的親戚,好像都選擇性地遺忘。就這樣過了4、5年後,黃子佼才終於挨不住請託與媽媽重逢。遺憾的是,當時黃子佼的媽媽就像個忠實粉絲般打了金項鍊,期待與兒子多年後的重聚,不過黃子佼的反應卻非常淡漠,甚至可以說是頗為冰冷。
黃子佼口中在他小時無情棄家而去的媽媽,透過邱瓈寬(圖)找上他,並花了4、5年時間,終於母子相見,但氣氛尷尬到旁人都看不太下去。
知情人士轉述,就連媽媽精心準備的禮物,黃子佼也僅無言交給身旁工作人員處理而已,10分鐘不到就結束。旁人看來黃子佼對媽媽仍似餘恨未解直搖頭,俗話「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似乎無法套用在他們母子身上。另外據傳,黃子佼的媽媽已經80幾歲了,還保養得很漂亮;只是老人家現在孤獨住台北,身邊無人陪伴,心中也一直希望兒子再去看看她。
不過就如黃子佼直播時所說的形容:「(跟媽媽)之後也沒有再見了,我也不知道那叫不叫原諒?」「我也不會去說(媽媽外遇),她都幾歲了?我幹嘛說那些?」「可是我要告訴你,它也是我的傷痕,永遠不會結痂的,她(媽媽)的離開,我永遠不會放下的。」
黃子佼(右一)昔日上張菲(右二)的節目,有被「神預言」到;在直播中黃子佼也坦承,「早期那個我真的是王八蛋。」(翻攝自台視)

腦海難忘懷 不堪畫面

對照黃子佼在直播中說:「很多事情一定是有個原因、起源,我在大概10歲的時候,我媽媽就出軌,因為那時候我很黏她,所以基本上她都是帶著我,我有點忘記是姓葉的,還是姓高的一個男人,然後開計程車的」「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傷痛是,他們帶我出去玩之類的,在飯店裡面,他們就在旁邊上床」;黃子佼如此坦言這段腦海中的不堪畫面。
據黃子佼說法,孟耿如(左)對黃子佼的過去知之甚詳;如今她也成為老公未來的重要支援,向外界承諾會一起面對醜聞。
不僅如此,黃子佼再早之前也曾有所隱瞞地回憶這段往事。當時他僅說「記得媽媽走的隔天,我去學校,老師把我叫到他旁邊,他說你眼睛怎麼這麼腫啊?問我是不是水喝多了?我說對,他就說好,沒再去戳我痛處。」事實上當媽媽頭也不回棄家而去時,10歲的黃子佼如何撕心裂肺哀求與哭喊,都無法阻止眼前彷彿遭到遺棄的悲劇。
也難怪經過4、5年的時間反覆拉扯,黃子佼才肯見上媽媽一面,甚至見到她後,如今仍放不下。據聞黃家以前的環境確實不錯,甚至把黃子佼當女兒在養;至於直播中,黃子佼則是說道:「國中的時候…跟很多班上的男同學有一些比較親密的互動,大家都在探索『性』,我也一度懷疑是不是喜歡男生。」他話講到這裡才突然話鋒一轉,「但我也有喜歡女生,很奇妙,我也會偷看老師的裙子,跟所有小屁孩都一樣。」
黃子佼(右)童年與爸爸合照,據說兒時黃家的家境不錯,甚至還把他當女兒養。(翻攝自huangzhaofujeff IG)

16歲離家 父求破冰

其他也有報導黃子佼的爸爸當過寶成工業越南鞋廠的執行長,由於爸爸工作繁忙,他由阿嬤帶大。之前另有一段故事,黃子佼幼時曾因竊盜被抓,當時還是阿嬤幫他處理善後。此外,黃家後來不幸家道中落,也導致黃子佼16歲時就得離家、獨自生活打拚,也漸漸與家人日漸疏遠。
黃子佼(右)當年離家隻身打拚,張小燕(左)是他的恩師;外界也認為黃子佼歷經風暴、休養完後,復出關鍵是張小燕。
黃子佼過去接受本刊專訪,曾經如此稍微「美化」童年:「從小我就是比較孤僻、獨來獨往的孩子,國小時曾獨自從天母跑到重慶南路聽演講,我一個人能做很多事。」他甚至說:「也因為不是生活在完整的家庭裡,不會有事情做到一半被爸爸召喚,或打電動到一半被媽媽叫去吃飯的問題。先天上我時間比別人多,後天上我是喜歡善用時間的人。」看似樂觀面對陰影,但是依然無法真正「和解」。
據報,黃爸爸(左二)透過社群聯絡上黃子佼,也會出現在他的工作場合,父子漸漸重修舊好。(翻攝自huangzhaofujeff IG)
就連爸爸後來透過社群網站聯絡上黃子佼,也不時默默現身兒子的工作現場,試圖暗自加油與打氣,只是黃子佼坦言:「(破冰)需要一點時間,大家沒有太多共同的話題,但是對我來講,那是我的根。」如今兒子出事,爸爸也緊急關閉臉書。
黃子佼(左)父親IG上不時會貼出以往家庭照片,據他的說法,家庭關係破冰還需要時間。(翻攝自huangzhaofujeff IG)
「我也曾經在我爸爸房間搜到A片」「因為哈日嘛,就也涉獵了A片文化,A片文化裡面就有真的很多滿變態的東西,說真的,然後我就開始試圖也想去學習那些變態的內容,不管是偷看女生啊或者是點點點」,包括其他之類語焉不詳的人生自白,確實成為了黃子佼的祕密,影響了他的感情生活,也間接成為他如今大翻車到極度失控,甚至試圖結束生命的終極原因。
根據製作單位說法,黃子佼(右)的節目《大老闆聯盟》目前並沒有要換掉他,一切以他健康為主。(翻攝自大聯盟老闆臉書)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3.09.12 20:47 臺北時間

支持鏡週刊

小心意大意義
小額贊助鏡週刊!

每月 $49 元全站看到飽
暢享無廣告閱讀體驗

延伸閱讀

更多內容,歡迎 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

線上閱讀

更多內容,歡迎 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