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專區人物

【鏡相人間】我那難以被理解的性侵

小云戴上親手繪製、象徵自己面貌的面具拍攝。
小云戴上親手繪製、象徵自己面貌的面具拍攝。
他們非但沒有死命抵抗、逃離現場,隔天還與對方一起吃早餐,甚至開始交往。
這算性侵嗎?社會與司法經常雙雙搖頭、質疑,有時連他們都自我懷疑。
直到這波#MeToo,人們方得以窺見性暴力的複雜樣貌,並訝異地發現,這些彼此不相識的控訴者,受害軌跡有著驚人的雷同。
2022年9月初,當時27歲的小云(化名)結束4年旅居生活、從歐洲返台,從事與國際事務有關的新工作,上工2週便在工作場合認識來自歐洲的外交官A男。A男是她回台後認識的第一批朋友,象徵新生活的開始,但隔幾天在一群朋友聚會後,她因為單獨留在對方家中,遭到對方強制猥褻、性侵未遂。
「在工作場合認識一個人的時候,會預設是友好同事的關係,發生這樣的狀況其實會嚇到,不知道怎麼處理…我一開始真的很困惑,他(那晚)為什麼突然就瘋掉了?」時隔近1年,小云在餐廳包廂裡小聲地、緩緩地提起這段經歷。

熟人突瘋狂 深陷困惑驚恐

那晚是他們第2次在工作外見面,A男建議她剛回國要多認識人,便邀請她和一群朋友喝酒聚會。小云以為是外交官間的聚會,會對工作有幫助,於是欣然赴約。當她到場,才發現那晚只是普通朋友聚會,「那時候我還滿感謝他(邀請我)的,因為我才剛回來。」
聚會結束後小云跟1名朋友回到A男家聊天,持續到凌晨2、3點,他們被問要不要留下過夜,「他的問法是我們需不需要一張床?他家有客房、沙發,朋友因為家裡比較近,說可以騎腳踏車回家,我那天下班先參加工作應酬才過去,特別累,幾杯酒就喝醉了,眼睛閉著就可以睡著的程度。」她獨自留下休息,「他開始說一些很噁心下流的話,我當下想跟他講道理、叫他不要過來。」但對方一改原本親切有禮的態度,將她壓上床、雙臂擒抱住她,伸手脫她的衣服,語氣也越來越挑釁,「他越來越生氣,我嚇到,也很困惑,他怎麼會突然翻臉?」

歡迎加入鏡週刊 會員專區

限時優惠每月$49元
全站看到飽

$5元可享單篇好文14天
無限瀏覽

已經是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