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3.09.11 05:58 臺北時間

【高溫殺人2】鐵皮工人中暑不敢請假 「老闆都在看」

鐵皮工人阿牛今夏已中暑2次,其中一次甚至是在管架上進行高空作業時。
鐵皮工人阿牛今夏已中暑2次,其中一次甚至是在管架上進行高空作業時。
然而類似案例不止一起。8月中,彰化立委參選人吳音寧在臉書上揭露,溪州一名從事園藝工作的農民,早上出門工作,中午回家休息時突然離世,死因同樣為心因性猝死,懷疑也是高溫所致。我們致電吳音寧,她說明,死者家屬並未要求解剖,無法確認心因性猝死成因,但死者生前確實於高溫環境下工作,才會如此推斷。
高溫確實容易傷人。按衛福部急診就醫資料,今年6至8月有1,766人因熱傷害就診,較去年同期增加一成以上。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所研究員龍世俊,以全台健保資料庫分析就醫與氣溫的關係,發現當「綜合環境熱指數」(WBGT)(註:綜合計算氣溫、相對濕度、太陽輻射及風速的指數)超過32.5以上的危險等級,全台中暑急診的風險就會增加8成。
氣候變遷下,夏季高溫已是常態,根據氣象局資料,台灣夏季長度已增加為120至150天;每隔1到2年,就會出現一個飆破38度的夏天,比10年前更頻繁。而今年雖未出現38度以上的極端高溫,全台各測站在最熱的7月1日至15日,平均氣溫也比往年多出一度以上。
資料來源:氣象局
如今台灣的綜合環境熱指數,每年平均有15天達到危險級,必須長時間曝曬的戶外工作者,也因此面對更高的熱傷害風險。3年前,屏東即曾有太陽能板工人施工時因熱中暑、引發中樞神經衰竭而死亡,今年6月法院判定僱主有過失責任,判兩個月有期徒刑。
包含太陽能板工人在內的營造業工作者,是熱傷害的高風險族群,原因是工地多在晴天施工、雨天停工,大型工地更多處空曠地區,少有遮蔭,勞動部職安署也因此將營造業列管為加強高溫勞檢的行業之一。

廠房鐵皮工 中暑已成常態

我們來到新北市一處幾近完工的物流廠房,62歲的鐵皮工人阿牛,正準備拆卸先前外牆作業用的施工架。今年7月,他就曾在這座施工架上中暑過。
「那時快中午,我真的受不了,只好直接蹲在管架裡面,」物流廠房整地灌漿後,由鐵皮工人負責搭建外牆,為了施作2、3樓牆面,工人以鐵管搭建施工塔架,在上方毫無遮蔽物的狀態下,於超過5公尺高空中攀爬作業,每次高空作業時間至少1小時起跳,夏日白天施作,對工人是一大挑戰。「後來我人比較好了,拚命往上爬,到上面去休息,要不然就在這邊暈倒,會很危險。」阿牛顫顫巍巍放下塔架。
阿牛做鐵皮工30年,這幾年中暑像感冒一樣頻繁。「有時候下午一點開始工作,一直做沒休息,就會一直飆汗,開始抽筋,又想吐,想上廁所,差不多就是中暑。」他久病成醫,如今隨身攜帶電解質補充劑,若嚴重到全身虛脫,便買坊間「解暑祕方」濟眾水解熱。我們問常中暑是否和天氣越來越熱有關?阿牛說不清楚,只懷疑是自己年紀大了,加上兩度確診,才會如此不耐操。
他出身小琉球,國中畢業後到前鎮當漁船油漆工,30歲那年轉行做鐵皮,年輕時能徒手拉動載有兩人的小貨卡,力壯如牛,因此得名阿牛。「以前比較壯的時候,感覺時間過很快,都不愛休息,要一口氣做完。」他得意地說。

欲申請職災 遭到資方勸阻

本來粗壯的身體,在高強度的工作及頻繁的工安意外中不斷磨損。他伸出雙手,細數這指韌帶被壓傷,無法彎曲,那指也曾被鐵皮切到見骨;早年剛轉行當學徒時,他也曾經從一樓高處摔下,鐵桿跟著砸下,插進手臂,上臂肌肉壞死,整塊切除,現在左手已無法搬重物。早年高空鐵皮施作,工人爬安全梯在高處作業,將扣住梯架的安全帶固定在腰上,全身重心放在右側操作器具,重量長期不平均擠壓腰部,讓他嚴重脊椎側彎,走路身形明顯歪斜。
如今阿牛被喚作老牛。雖然自知體力不如前,工作時他仍不習慣休息。工地現場上下階級明確,工人為保工作,多懂看人臉色。「以前老闆說,累了就自己休息,結果真的休息了,他眼睛在那邊瞪你,或是他自己開始鎖螺絲,你好意思不趕快開始嗎?」
即使中暑,他頂多休半天,原因是工人薪水以出班日計,他日薪3千元,有上工才有錢領。前個老闆待他苛刻,有一次他中暑後下午停工,老闆帳面上計工,卻私下抱怨他休息半天、不應領一日薪,他氣得直接把薪水還給對方,「有些老闆,都是你做得越多他越好,就算做到死,他也不會管你。」
是否知道中暑也是職災之一、可申請勞保?「不會(申請),以前我受傷,叫老闆幫我請職災保險,他跟我講不要請、請了保險公司會給他加保費,那我就算了。」左手臂被鐵桿所傷那次,老闆沒幫他保勞健保,包了3萬5千元紅包給他,說算1個月工錢。後來他休了半個月,還沒拆線就又回去上工,「命不好,沒做不行。」

高溫勞檢員 沒事不太會來

現在的老闆較人性化,每天給工人2次休息時間,一次半小時,10點休息時間到,同事喊阿牛停工,他放心地放下手中電動起子,晃出工地,買回一罐台啤。他拉開扣環,強調不是每個老闆都逼人,是自己閒不住、又想賺錢,「我是不太會想,現在不用養小孩,也沒有買房,反正那麼辛苦,我就想享受,賺錢就是跑(酒)店 ,反正我賺多少,就花多少,不要去跟人家伸手,靠自己就好。」
近年勞動部制訂「高氣溫戶外作業勞工熱危害預防指引」,以行政指導形式,建議僱主應實施熱適應訓練、適當調配作業時間、關懷勞工健康狀況,或在必要時中止戶外工作等。理論上,像阿牛這樣的工人,即適用這樣的指引。
午休時間,阿牛與同事找了工地裡陰涼的角落午睡。阿牛現在的老闆待他不錯,固定提供午休及上、下午各半小時的休息時間,讓他不需擔心要看老闆臉色。
然而工地現場,營造工程層層轉包,一營造廠統包工程、發包給不同承包商,包商再找工班施工,彼此不一定有僱傭關係,例如物流場的鐵皮包商小陳(化名),每天在現場監督阿牛施工,卻是和阿牛的老闆簽約,理論上不為阿牛的工時負責;阿牛的老闆,則不會天天出現在工地現場。
營造商理論上需負責工地現場工安,小陳說,好的營造商會每天開工前提醒今天施作的工項,若當天氣溫炎熱,也會提醒小心中暑、多喝水,但負責這次物流廠工程的營造商,從沒開過會,他只能自己每天確認氣溫,要阿牛和其他工人多休息。
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指出,勞動部職安署至今未定期發布不同職業別的熱傷害統計;又職安署雖訂熱危害預防指引,但不同產業工作及僱傭特性不同,若未針對產業特性量身設計,不見得能有效幫到勞工。她直言,戶外氣溫每小時變化,勞檢員不一定能在最熱時到達工地現場,難以確認僱主是否真正落實。
勞動部稱要加強高溫勞檢,但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爆料,去年政府實施戶外熱危害預防勞檢計9,619場,有高達1/3以上事業單位違反規定,卻只有3家遭裁罰。職安署官員則說,去年因工地位置變動性高,加上未在短時間內複檢,裁罰比例才偏低,今年至7月止至少已完成220場勞檢,對5家業者開罰。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指出,去年熱危害勞檢只有3家被裁罰,認為政府給違規業者的限期改善應有落日條款,並強化複檢次數。
是否曾在工地現場遇過勞檢?小陳尷尬地笑:「沒有,台灣勞檢的習性,就是哪個工地出事就去哪,沒事就不太會來。」
更新時間|2023.09.28 22:56 臺北時間

支持鏡週刊

小心意大意義
小額贊助鏡週刊!

每月 $49 元全站看到飽
暢享無廣告閱讀體驗

延伸閱讀

更多內容,歡迎 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

線上閱讀

更多內容,歡迎 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