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永聲本來就是行銷大師,他曾在德記洋行一待18年,從基層幹起,最高當到董事總經理。「我是老鳥了。那時候的產品才真正多,雀巢、樺達喉糖、Maybelline化妝品…從頭到腳,從工業用品到日常生活用品,常常早上在談白蘭氏雞精市場占有率,下個會議談香菸,香菸談完馬上換討論保險套。」二十幾年前他月薪就50萬元,年薪近千萬元,但他卻在45歲與老東家合約期滿時,決定不再簽約、離開外商圈,要自己創業。

「在德記洋行的工作就是做代理商。雖然我剛剛念了那麼多的名牌,但都是別人的、國外的,我們只是保姆。像雀巢,我們接的時候1年做不到新台幣8千萬元,當你把它做到20億元的時候,他就拿回去自己做了。」

決定創業的張永聲,只鎖定一個目標,就是一定要擁有自己的品牌跟核心技術。他想起了念海洋學院(今國立海洋大學)時同寢室的老同學謝清輝,當時謝清輝研發的生態循環養殖系統,已在多個國家取得專利。「他是魚癡啊,一直在鑽研養魚,在學校就是水族館館長。我啊,都在忙社團、活動,我都跟人家說我是海洋學院摸魚系。」2人個性不同,一動一靜,家庭背景一貧一富,卻成為一輩子的好友。

張永聲(右一)與謝清輝(左二),友情從大學開時。他倆個性一個動一個靜,卻成為最佳拍檔。(張永聲提供)

「他(謝清輝)爸爸是華南銀行經理,那個年代他家住台北遼寧街的日式大宅,我第一次吃到壽司就是在他家。我是單親家庭長大,7歲就沒父親。」看起來頗洋派的張永聲,其實從小過得刻苦。「我父親本來也不差,他是瑞芳礦場總經理,只是我7歲時他就拋家棄子地離開了…」總是爽朗談笑的張永聲,講到父親,表情略為一沉,看得出來他並不想多談,只說:「不管因為什麼理由,一個男人最基本要有責任感…我瞧不起他。」

父親離家之後,兄弟姊妹就寄養在不同親戚家,排行老二的他住阿姨家。「我母親去幫傭,24小時住人家家的那種,每月都把錢寄回來…我母親出去工作時告訴我們,不管多辛苦,她都不會放棄我們。她總說:『你嘸老杯,也不必因此而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