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性別圈沒人討論政治,投票也不會說要投誰。」同運人士呂欣潔的記憶猶新,但經過一次釋憲,一起公投,一場大選和一波修法,「同志平權」成了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閃閃發亮的招牌,或者反過來說:國民黨已經把自己和「護家盟」之類的團體牢牢綁在一起。

但「同志」和「政治」這樣的對應,並不是自始就是如此的。仍舊有一批同志朋友選擇站在國民黨這邊;也有藍旗下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始終堅定支持同志。他們「逆風而行」的滋味是什麼?

這大概是台灣同志心情最複雜的一夜:2020年1月10日的總統大選最後一夜。向來甚少關心政治的同志族群,大量現身在蔡英文的造勢場合,他們揹負著2018年同婚公投挫敗的創傷,摻著香港運動帶來的亡國感,再交雜台灣剛通過同婚專法而成為亞洲第一的驕傲,因為帶著傷與不安,就連驕傲也顯得悲壯。

那天,舞台上的蔡英文細數任期內的各項政績,從年金改革一路講到能源轉型,講到曾經被視為票房毒藥的婚姻平權,台下竟爆出最熱烈的歡呼和掌聲。有些人甚至落淚了,他們迫切需要這場勝利,才能讓結痂的傷口不會留下難看的疤。

祈家威(中)2020年總統大選首次投了民進黨的蔡英文,他不諱言,自己就是「老藍甲」。(翁睿坤攝)

這一夜,彩虹平權大平台執行長呂欣潔也從朋友手機裡聽到現場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心情也十分激動。她在90年代末期就參與性別運動:「以前性別圈沒人討論政治,投票也不會說要投誰。我們當時被教育,兩黨都會消費同志,所以要保持距離。」台灣的同志族群從來沒有一刻,像此時這樣毫無保留擁抱政治。

民進黨網路社群中心主任范綱皓在選舉時間,就不斷接到同志支持者詢問總統的下鄉行程:「他們連南部鄉下、很難到的宮廟也要到現場去舉彩虹旗,告訴總統,民間一直有聲音挺這樣的議題。」議題的效應不只侷限在只佔人口5%的同志族群,蔡英文的臉書貼文,通過同婚專法那天的貼文共獲得32萬個讚,遠高於批駁對習近平「一國二制台灣方案」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