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2歲的黃伯誠,是桃園大溪第一位碩士,師大中文所畢業後,被分發到高師大國文系任教,閒暇之餘,最大興趣就是閱讀,所有薪水都拿去買書,卻也體悟到面對浩瀚知識,不論再努力,始終不及古人聖賢的九牛一毛,反而自認做學問只是博得美名,轉而栽入微生物醱酵奧祕,棄教鞭將副業變一生事業。

在大溪公務員大家庭中長大,黃伯誠從小就愛閱讀,對萬物知識充滿好奇,他笑稱:「我最喜歡開學第一天,註冊完就抱回一大疊書,總是迫不及待地翻來看。」碩士畢業後在高師大當講師,凡事全力以赴,他直言:「教大學是很辛苦的工作,不能像放錄音機一樣,必須要讀很多書,通曉許多知識。

學海無涯,黃伯誠碩士畢業已27歲,面對浩瀚知識,自認反而凸顯所學不足,「我的感覺是,大學與研究所所學不過是最基礎的工具,或是利用工具的方法,甚至只是一個方向,有了這些工具才有辦法去拓展,讀自己想讀的書、才讀得懂看得通。」

創立大漢酵素生技之前,黃伯誠(左)與妻子黃春英(右)都從事教職。(大漢酵素生技提供)

主修國文系的他,面對大部頭全書,他笑稱:「成語學富五車,在古代五車是5部車子載著竹簡木柴,一片竹剪才刻十幾二十個字,以現在角度來看也不過2、3本書,有這麼多書要讀遍實在太難了,我很早就發現自己沒有這個本事,時間上也不允許。」儘管如此,教書薪餉他幾乎都拿來買書。

在高師大任教11年,除了讀書做學問,沒課時,黃伯誠也在宿舍做酵素實驗。他強調:「我喜歡研究營養的書籍,早年對營養的概念就是缺少維他命C、維他命B1、B2會產生那些毛病,一般的營養知識都談這些,但我就起了一個疑問,我們需要的營養是從食物中取得,但是你能吃那麼多嗎?最後變成普遍現象人人都缺,不是缺東就是缺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