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式微的年代,《鏡週刊》邁入300期了。自2016年10月5日創刊,我們關懷公理與正義,希冀報導能像一面鏡子,清楚反映人間百態,其中,越南移工阮國非、石木欽案及銀行員之死事件調查、人權律師王全璋等報導獲卓越新聞獎,Deepfake事件調查報導日前更獲得「亞洲普立茲獎」SOPA「卓越調查報導獎」銀獎,斐然成績要感謝每一個受訪者慷慨無私分享。

在300期特別專題,我們回訪6位受訪者,看看他們的後來怎麼了。變性人鍾玲故事見刊後,有電影導演來詢問,她滿心期待著人生被改編成電影。開了一輩子情趣用品店的阿嬤,關店後過著恬靜的農村生活。老翁謝天福賣祖產,報上刊登廣告徵求乾女兒陪伴掃祖墳,收了3個乾女兒,每人給100坪土地,3年後卻孑然一身。雲林夜市捐棺人,報導刊登後,5年內捐款總額累計已達2億元。彭文正因蔡英文論文官司,由台大教授變成通緝犯,避走美國。特技演員陳竹音因為姊姊冤死真相不明,黯然心碎,前往對岸追尋中國夢…他們的人生沒有因為雜誌過期就結束了,後來的他們,每個人都很勇敢,每個人都在為自己努力地活著,雖然有起有落,但只要他們的故事還在,我們的報導也都在。

鍾玲梳妝打扮。她自承幼時就喜歡偷用化妝品,是個人的性別啟蒙。

如浪人生 鍾玲

簡介:見刊時53歲,時任表演工作者,專訪報導〈我從男人變母親〉刊載於本刊第109期(2018年10月)

距離上次見到鍾玲,已近4年過去。1千多個日子以來,她逢年過節必傳長輩圖問候,無一例外,也不時無預警打電話過來,有點突兀地開場,「李記者嗎?我跟你說齁…」沒有暖場,沒有鋪墊,自顧自講起自己人生的新進度:誰要付10萬元買她的人生版權、哪個導演正準備把她的故事寫成劇本、哪個大明星有興趣飾演她,「這個週末你要不要來和我們開會?」我只好也有點突兀地和導演聯繫,理所當然被拒,所幸導演也理解,「她就是很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