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教師在學校的工作和一般教師一樣,但地方政府為了省錢,一次只聘用一名代理教師10個月(註:僅台北市、嘉義市、澎湖縣、雲林縣、金門縣在不同條件下有給足代理12個月薪水),許多代理教師每到下學期結束就會失業,要再考一次代理教師甄試,7、8月暑假期間也必須在沒有薪水的狀況下備課、交接。

此外,因代理工作一次僅10個月,連帶年終獎金也會被打折;而年資無法累計,沒有退休金,也不會調薪,就算做了20年,一樣只能領3、4萬元薪水,卻又受《教師法》限制不能在校外兼職。

教育部統計顯示,目前全國有9萬人領有教師證、但未能考取正式老師,若納入沒有教師證、長期或短期的代課老師,可能超過10萬人。林碩杰直言,代理教師7、8月沒薪水,若沒考上下一間學校,更可能連年終都領不到;相較之下,政府透過聘用代理省下薪資、獎金和退休金,「是大贏家、也是不良僱主」。今年8月,監察院即認為相關問題嚴重影響代理教師的工作權益,糾正教育部必須改善。

今年9月開學前,許多國中小學找不到代理教師,台東縣直至開學前一週,仍有18所學校找不到老師;有些學校甚至進入15招還聘不到人。部分縣市將此歸因於教甄復辦(註:去年許多縣市因疫情停辦教甄)、代理都考上正式教師所致,但黃湘仙則認為,代理教師缺額多,也和工作待遇低下有關,「如果是我的家人,我也會希望他不要繼續留在這個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