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7.10.02 12:30

【意外的刺客(二)】吸收特種行業女子 接受「明星魔鬼特訓」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暗殺金正男的印尼女嫌犯西蒂的護照。她持旅行簽證跨海在馬來西亞從事特種行業。(截取自網路)
暗殺金正男的印尼女嫌犯西蒂的護照。她持旅行簽證跨海在馬來西亞從事特種行業。(截取自網路)

兩名女「刺客」的人生境遇極其類似:她們都出身偏遠的農村,來到大都市後墜入風塵、從事特種行業,如今同陷牢獄之災面臨死刑判決。

《GQ》雜誌的記者克拉克曾經在印尼居留三年,深入追蹤了其中印尼女嫌西蒂被北韓特務吸收的過程。他認為西蒂的經歷,是眾多東南亞女性移工也可能遭遇的命運。

吸收:異鄉的特種行業女子

據克拉克的說法,北韓人吸收西蒂的準確時間是2015年1月5日,半夜三點鐘。地點是馬來西亞一家艷名遠播的夜店。

西蒂對警方的說法,她的工作是火鶴飯店裡按摩水療館的按摩師。不過克拉克實地詢問關於她的按摩工作時,她的朋友大笑說「西蒂純做性交易」的。

有時西蒂晚上結束在飯店的「工作」後,會化妝打扮一番,搭計程車到市區的知名的「海灘夜總會」尋找賺其他外快的機會。在這裡,她和一群穿著清涼的印尼和越南女子一起抽菸、並注意手機上的時間。每天晚上10:30一到,店裡的音樂驟變,室內會噴起乾冰,眾家女郎也在這時候魚貫出場跟來自美國、日本各國的男士們攀談兼議價。

克拉克查訪這家夜總會,他說店裡有三名員工說曾見過金正男來這裡(他生前以經常流連聲色場所知名),也有五名員工也記得西蒂曾在這裡攬客。不過,克拉克並沒有提到這兩位主角是否曾在這裡擦身而過。

被北韓特務吸收的夜晚,西蒂在俱樂部裡毫無斬獲。當她推開了門口的保鑣獨自走出街上, 一名排班計程車司機——40歲的約翰——把她叫了過去。他正幫人物色願意在陌生人臉上塗抹物品並拍成影片的女性。

這種要求並不算太奇怪。計程車司機常常也扮外國嫖客和應召女之間的中間人。根據海灘夜總會員工——代號B——的說法,他和西蒂與約翰兩人都很熟識,他們以為約翰的客戶是想拍色情影片。

客戶提出的酬勞讓西蒂難以拒絕。她在飯店接客每次的酬勞是15美元,在外面跑單幫省去別人抽成可以提高到45美元。而客戶答應她的拍片酬勞是100美元。

B說,西蒂老是跟他說必須照顧在印尼貧困的雙親和一個兒子,她的夢想是在家鄉蓋一棟房子和家人一起住。此外,B也說,西蒂實在不大會做生意。「她長得夠漂亮,價格應該多抬高一點。但是她不太挑客人,總是坐在角落等人來搭訕。」

   吉隆坡市區知名的夜店「海灘夜總會」,據稱金正男生前也愛在此流連。(edmdroid.com)
吉隆坡市區知名的夜店「海灘夜總會」,據稱金正男生前也愛在此流連。(edmdroid.com)

在陌生人臉上抹油的「整人節目」

七個小時之後,約翰來接西蒂。她身穿緊身牛仔褲和紅色套領毛衣,展露美好的腰身。在吉隆坡高檔的Pavilion Mall商城,約翰向她介紹詹姆士,一個年約三十歲外貌英俊的「日本人」。西蒂則自稱自己是娜迪雅,這是她在馬來西亞常用的花名。事實上,包括跟她很熟的B,也是看到電視新聞公布的嫌犯照之後,才知道西蒂的真實姓名和背景。

詹姆士並不會說馬來文,雙方只能用破碎的英文溝通,偶爾也要借助谷哥翻譯。詹姆士說他用隱藏式攝影機製作搞笑整人節目,未來會在中國和日本的YouTube播出。

接下來西蒂就按照詹姆士的指示,把類似嬰兒油的東西抹在一個越南女子臉上,詹姆士則用手機錄了下來,並且堅持西蒂惡作劇之後要向對方道歉。西蒂順利完成第一次的試鏡。

接著他們又換了另一個購物中心拍片,西蒂也馬上領到了第二筆酬勞。這時詹姆士提議隔天到機場拍影片,西蒂爽快答應。短短幾分鐘她就賺了比平常一天還多的錢,而且,當明星一直是她的夢想。

約翰唯一注意到不尋常的事情,是詹姆士每次打電話來電話號碼都不一樣。B猜想也許這是約翰為了賺取中間人的費用編出來說詞。不過西蒂卻對約翰說,她不準備再和詹姆士見面了。也許,她想的也是要省下中間人的費用。但是接下來四天,西蒂實際上卻是去接受詹姆士的魔鬼特訓——她以為是當明星的魔鬼特訓。

更新時間|2017.10.03 11: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