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7.10.02 12:30

【意外的刺客(四)】果真「揚名國際」!星夢不成反成殺手

文|謝樹寬
國際媒體刊出金正男遇刺後,癱坐椅子上等待急救的照片。(截取自網路)
國際媒體刊出金正男遇刺後,癱坐椅子上等待急救的照片。(截取自網路)

為了拍攝整人節目,西蒂接受三番兩次的試鏡,甚至到海外接受更多的訓練,讓她誤以為自己終可以躍上枝頭,成名在望。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真的成名了——因謀殺金正男躍登國際媒體版面。

詹姆士為西蒂編織起了明星夢。他們從1月5日到1月9日之間,一連逛了吉隆坡好幾家豪華飯店和購物商場,對外貌似華人的男性臉上塗抹油膏。每一次的惡作劇,對西蒂都是另一筆輕鬆的小財。

西蒂的辯護律師魏順成說,西蒂不久之後就向詹姆士吐露自己厭倦目前的工作,「希望成為明星,開始嶄新人生」。她也跟朋友誇耀自己快要成名了。

西蒂也曾要求看自己惡作劇的影片,不過詹姆士告訴她影片還在剪輯,而且不讓她看影片是為了「避免她的演出受鏡頭的影響」。

接下來,在1月21日,詹姆士帶著她飛往柬埔寨。魏順成律師說,這次出國讓她開始真的相信,她可以擺脫過去的生活。詹姆士甚至曾告訴她,有機會也可以「去美國」拍整人節目。

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詹姆士把她介紹給一名34歲能說流利印尼語的中國人「張」。他說張會接替他的工作,他們並在機場跟西蒂進行了三次朝陌生人抹臉的整人練習。

馬來西亞警方公布的照片,西蒂在柬埔寨遇見的中國人「張」實際身分是北韓特務軍官洪松學。(截取自網路)
馬來西亞警方公布的照片,西蒂在柬埔寨遇見的中國人「張」實際身分是北韓特務軍官洪松學。(截取自網路)

之後,西蒂在月底回到印尼的老家。她在這裡接到了張的電話,吩咐她回到吉隆坡。西蒂在離開雅加達之前,與她的兒子見了最後一面。

在2月3日、4日、和7日,在張的指揮下西蒂三度到吉隆坡機場,繼續練習朝陌生人抹臉。她的「片酬」現在提高到了每次200美元。2月8日,張給了西蒂4000美元,要她安排去澳門。這正是金正男流亡海外的住所。不過,計劃在隔天取消了,因為金正男已經到了馬來西亞。

西蒂成為殺人嫌犯前的最後一晚,在吉隆坡著名的硬石餐廳度過。她的朋友們享用的,是價格相當於她在成衣廠2/3月薪的牛排。餐桌上擺滿了裝飾水果的雞尾酒。其中一個朋友煞有介事宣布:「現在在我旁邊的這位,馬上要當大明星了。」西蒂大笑,露出了戴著牙套的牙齒,並調皮地撥一下頭髮。朋友們唱起了生日快樂,之後她吹熄了杯子蛋糕上的蠟燭,眾人狂歡直到午夜。

正式演出 機場的殺人技

接著,一早八點,西蒂與張在一個殖民風格裝潢的咖啡廳裡喝咖啡。這座咖啡廳有絕佳的視野,可以觀察機場航站裡的動靜。最後,張帶她到靠近亞航自助報到處的柱子旁。張告訴她,有另一名女子會參加這個整人遊戲,而她必須在第二名女子出手後立刻離開。

當金正男步入航站,張告訴西蒂目標來了。接著他要她別過頭去、把手伸出來。從機場監視器影像看來,他同時間他從黑色背包裡拿出一個白色塑膠袋,似乎打開某種東西並把它塗在西蒂手上。西蒂注意到它聞起來味道跟過去不同,有點像機油的味道。張提醒她惡作劇的對象「好像很有錢」,一定要注意整人之後要道歉然後趕快離開。

當金正男朝登機報到處接近,張已先撤退,西蒂開始進擊。她很快完成任務,疾步走進了廁所,按照指示沖洗掉了手上的東西。

然後,她去一家商場逛街。下午她回到了水療按摩館「上班」,等待下一次整人賺外快的機會,以及成名在望的夢想。

暗殺金正男 「只是總體計畫的一部分」

西蒂經過很久之後才明白,從她一開始雀屏中選、接受種種訓練、到最後執行任務,都是北韓人精心規劃。一開始與她接觸的「日本人」詹姆士,事實上是本名李志宇的北韓人。按照西蒂友人B的說法,他託計程車司機約翰幫忙物色適合的女子。一開始他找了一名菲律賓籍女子,但是她開價太高。接著又找了一名越南女子,後來她也曾被當成西蒂「練習」的對象。最後才找上了西蒂。

雇用西蒂拍攝整人影片的「日本人」詹姆士(左),根據大馬警方公布資料,實際身分是北韓特務李志宇。
雇用西蒂拍攝整人影片的「日本人」詹姆士(左),根據大馬警方公布資料,實際身分是北韓特務李志宇。

在柬埔寨接手詹姆士工作的張,其實是北韓情報軍官洪松學。他曾經在印尼大學就讀,之後在北韓駐雅加達使館任職。另一名女刺客越南籍的段氏香,也在另一名長期在越南活動的北韓特務陪同下,早她兩天來到柬埔寨。

當西蒂與洪松學在金邊機場演練整人節目時,三名涉及金正男暗殺行動的北韓特務同樣也潛伏在附近。這些北韓人為何同時在這裡值得玩味。有可能這裡是原本計畫下手的地點,因為金正男過去也曾出入金邊的賭場。

在李明博時代曾經參與南韓情報部門研究工作的高麗大學教授南勝昱認為,這個暗殺行動,其實還只是北韓一個總體計畫的一部分

根據他的研判,從金正男一離開澳門,北韓人就一路緊盯,有一組人和他一起上飛機。他一到達吉隆坡機場,又有另一組人跟蹤他。

而西蒂抹在金正男臉上的,也許不是正統的VX毒劑,而是改良版的VX2。它是把VX神經毒分解為兩個化合物。很可能這兩名女刺客各自塗上這兩個成分,讓它們在金正男臉上起反應。

這套毒殺金正男的複雜方法有些優點。首先,這兩種毒劑在起反應之前並沒有危險性。相較於其他化學武器,VX2比較不容易揮發,也就是說,對金正男周遭其他人或是第一時間施救的醫護人員影響不大。

西蒂如果使用的是VX2毒劑,她本身中毒的機會也不大。因為她首先行動,所以不會接觸到第二個反應劑。而西蒂的辯護律師,也否認了媒體報導西蒂從機場搭計程車時曾經嘔吐的說法。

同樣地,接在她之後行動的段氏香,短暫接觸到第一個反應劑後立刻沖洗,因此也不至於吸收過多量的神經毒。

更新時間|2017.10.03 11: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