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8.05.25 09:00

【鏡大咖】青春被繞個遠路 張庭瑚

文|翁健偉    攝影|何姵嬅    攝影協力|嚴鎮坤 
跟大多數年輕演員顛倒,張庭瑚扮演的人物都不是那種輕鬆又討好角色。
跟大多數年輕演員顛倒,張庭瑚扮演的人物都不是那種輕鬆又討好角色。

如果你是因為電視劇《翻牆的記憶》開始認識張庭瑚,也許你不熟悉,跟大多數的年輕演員相比,他的人生比別人承受更多突如其來的生離死別。但如同童話故事《小飛俠》所提到的,要在夢幻島上飛翔,前提是內心要想著快樂的事。重回鎂光燈下的張庭瑚,就像是看到翻山越嶺後的美景,所有的歷程都了然於心。

張庭瑚小檔案

1991年2月20日生,2013年以電視劇《刺蝟男孩》入行,入圍金鐘獎最佳戲劇節目男主角,被稱為「下一個藍正龍」。2018年演出電視劇《翻牆的記憶》,電影《切小金家的旅館》。

因為演了幾齣戲,都是扮演高中生,張庭瑚儼然就要成為「萬年高中生」。雖然他說並不是每齣戲都在讀高中,但《翻牆的記憶》讓大家印象深刻,特別會去注意他,「現實中的高中生活,比演高中生容易,因為就是去學校、考試,沒有壓力在過生活。演一個高中生,可能因為家庭背景的狀態,身邊的每個角色有不同的差異,比較困難。」

 

走偏的青春與寬容的視角

別的年輕演員演高中生,通常都是歌頌美好青春的校園劇,但張庭瑚演的高中生,往往都反映了複雜的現實。入行的電視劇《刺蝟男孩》,他是待過少年監獄的更生人「四番」;在《翻牆的記憶》,他是同學的靠山「義峰」。

《刺蝟男孩》讓張庭瑚第一次演戲,就入圍金鐘獎最佳戲劇節目男主角。(翻攝自《刺蝟男孩》粉絲團)
《刺蝟男孩》讓張庭瑚第一次演戲,就入圍金鐘獎最佳戲劇節目男主角。(翻攝自《刺蝟男孩》粉絲團)

這些走偏的青春,是讓戲劇發揮的好元素,也是成年人常常給下一代貼的標籤。至於他自己,則選擇用比較寬容的角度去看待這些大人眼中的壞孩子,「有時候可能就因為年紀輕、不懂事,也因為交友、叛逆期有這些變化,之後再朝向怎樣的方向發展,沒有人知道。」

只是預計在8月上映的新片《切小金家的旅館》,張庭瑚偏偏還是演個高中生,還是個「高五生」,簡直是爛到極致。講到這裡,張庭瑚終於笑了,因為扮演了這麼多不同的高中生,他最想過的是這個「高五生」的人生。

演多了生活曲折的高中生,張庭瑚自己的高中生活反而簡單到不行,相形之下容易多了。
演多了生活曲折的高中生,張庭瑚自己的高中生活反而簡單到不行,相形之下容易多了。

 

恐怖的劇情與爆笑的反應

「因為其他的高中生角色,像是義峰,他是隔代教養、家裡經濟狀況也不是多好,不像切小金,家裡還有一個破破爛爛的旅館。」我說這不就是愛慕虛榮,但他搞笑地辯解,「雖然是個爛爛的旅館,但好歹是個旅館。」

張庭瑚說跟朋友在一起也是講垃圾話:「我覺得一定要有,不然人生多無趣。」
張庭瑚說跟朋友在一起也是講垃圾話:「我覺得一定要有,不然人生多無趣。」

飾演「高五生」有什麼心得嗎?他說:「日常生活中都是不要做蠢事,但這號人物本能就是去做蠢事。」跟以往的演出相較,《切小金家的旅館》走的是搞笑喜劇,故事還有超自然的靈異安排,跟他以往嚴肅戲劇的戲路大相逕庭。

張庭瑚說:「演喜劇這件事,對演員來說是滿大的關卡。」況且要把恐怖的情節演到讓觀眾哈哈大笑,跟單純演鬼片截然不同,「如果只是很單純反應『被嚇到』,觀眾也只是跟著被嚇到,但是當你去誇大這個被嚇到的反應,大家會覺得這個很爆笑。」他得到一個有趣的結論:「任何的恐怖誇張到一個程度,觀眾看了就覺得好笑。」

 

星座的預言與誤解的波折

休息了2年再回來演戲,張庭瑚前陣子在星座專家唐綺陽的直播現場,被鐵口直斷:「你快要紅了。」他說聽到這句話滿開心,只是語氣彷彿看得很開,儼然是看透了名利,「因為也出道一段時間,當然希望朝向下一個階段邁進。」至於他是否曾幻想過,到底所謂紅的狀態會是什麼?名利對他而言,似乎也沒有需要太在意的:「聽到這件事很開心,一步一步往自己的目標前進。」

被問到「你快要紅了」的問題,似乎顯得興趣缺缺,但問到最想演的角色,張庭瑚搞笑地說:「好像演員都該演一下高富帥的角色。」
被問到「你快要紅了」的問題,似乎顯得興趣缺缺,但問到最想演的角色,張庭瑚搞笑地說:「好像演員都該演一下高富帥的角色。」

所以張庭瑚真的不會太在乎走紅與否嗎?他當然希望可以有更多作品,也希望作品成績好,「紅不紅,怎麼個紅法問題應該滿見仁見智。」似乎轉移到這個話題,他就有那麼一點點超越年紀的老成。

就像他這天堅持自己騎著打檔車跑通告,不在意經紀人的耳提面命,擔心他會受傷。在那一瞬間,張庭瑚也像他扮演的那些成長過程充滿波折的高中生,即便世界如何誤解,還是要堅持自己的生活。

張庭瑚在電影《切小金家的旅館》飾演「高五生」,雖然從頭到尾蠢事不斷,但因為家裡有間旅館,所以最想過這個角色的人生。(良人行影業提供)
張庭瑚在電影《切小金家的旅館》飾演「高五生」,雖然從頭到尾蠢事不斷,但因為家裡有間旅館,所以最想過這個角色的人生。(良人行影業提供)

 

場邊側記

因為接連跟何潤東、藍正龍,2位從演員轉戰導演的男星合作,問張庭瑚日後也會想當導演嗎?他倒是顯得深思熟慮,並不急著跳進前人的腳步。也許這種個性不見得讓他容易討好大眾,但倒是對他的演藝事業充滿期待。

往下繼續閱讀

化妝:陳麒安 髮型:Tim(WoMan Hair) 服裝提供:克雷德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