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桐豪    攝影|林煒凱    影音|黃柏崴 曾貴禎 李文顥

陳建仁是國際知名的流行病學學家,1982年,他取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流行病學與人類遺傳博士,返台之後,因找出台灣西南沿海烏腳病病因,而在學界展露頭角,此後,小兒麻痺、B型肝炎、肺癌等台灣各項重大流行病研究無役不與,1998年第22屆中研院院士選舉,他是以「流行病學」專長晉身生物組院士的第一人。

當選中研院副院長,旁人問他心情,他引述牛頓臨終遺言代替回答:「我是一個在知識大海邊遊玩的孩子,偶然撿到一個美麗的貝殼。」他謙遜地把人生種種驚人的成就譬喻成偶然撿到的貝殼,從學界跨政界,擔任中華民國副總統,眼前科學的海洋變成宦海浮沉,我們問他繼任2年的心情,他找到了他的貝殼了嗎?

他還是引述牛頓的話:「牛頓這句話顯示牛頓有三個特質,第一個是有赤子之心;第二有謙卑之心,他說他發現的三大運動定律都是很小很小的,第三個就是他有忘我之心。其實牛頓的哲學也適用我在政治的大海當中。這2年總統要我主持年改,外交,科技發展,創新產業,我保有了赤子之心,我喜歡我周邊的每一個人,即便他的立場與我相左,我的宗教信仰要我與人為善;此外我也得時時刻刻保持謙卑的心,不管我們做了什麼,一定都會有人受影響,我對那些被我們影響的軍公教人有深深的謝意和敬意,但也有歉意,畢竟我們改變了別人退休生活的規劃。」

至於忘我之心,他說從政就是不計個人毀譽,「我記得我剛剛上任的時候,我拜訪洪山川總主教,他引述方濟各的話,說真正的權力就是服務」,虔誠的天主教徒把牛頓和耶穌基督結合在一塊了:「無論誰想在你們當中為首,誰就該做大家的奴僕。」唯有忘我,方成公僕。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