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桐豪    攝影|林煒凱 林俊耀    影音|黃柏崴 李文顥 曾貴禎

訪談中有時提到雙親,六十七歲的他皆稱呼把拔、馬麻,有一種和身分年齡不相襯的童稚,「馬麻說有好東西要先給把拔吃,要我們尊敬把拔。我們晚年跟把拔住在一塊,他喜歡泡澡,我幫他刷背;他生病了,我睡他旁邊,幫他按摩。早年他為了家庭受委屈,自己吞忍不會跟我們說,但晚年互動多,他會跟我訴苦,我們變得很親,人與人溝通沒有距離,我以為那就是在天堂了。」

追求老婆 成為教徒

陳新安是佛教徒,晚年皈依煮雲法師,一九八八年去世。而陳建仁是虔誠天主教徒,若父子情感這樣親密,不怕百年之後不再相見嗎?「我的想法,他現在在天上,我們有一天會再相見。他的骨灰在汐止,我常去跟他講話,晚上會夢到他。選上副總統那天,我上山跟他說我選上了,但我沒有夢見他,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但是我相信,他如果活著,他會說你好好把副總統的工作做好,但副總統也要當個平凡人,過平淡平實的生活。」

生命中二個父親,一個骨肉血親,一個是天上的父,他開口閉口皆稱天父,信仰已成為生命的一部分。他因妻子羅鳳蘋緣故成為天主教徒,聖名方濟各(Francis),獲聖座冊封為聖大額我略爵士與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我以前高中較毛躁,是尼采追隨者,覺得每個人要超越自己,要做英雄,宣稱上帝已死。我現在的老婆當時是天主教徒,我都開玩笑說我心術不正,為了追求她上教堂,但後來聽神父講道理很感動,我有信仰差別很大,有信仰,就會知道人生命的價值在哪裡,生命的價值是彼此相愛,謙卑地知道自己能做的有限。」

 

置身地獄 盼獲回應

他說衛生署剛發布要他當署長時,他回家翻開《聖經》,即是這一句話:「你們要在眾人當中為首的,就要做眾人的奴僕。」得到了信心,SARS他被誤解被唾罵,心裡很憂愁,「我太太看了電視轉播也很不捨,她送我一個鑰匙圈,背面是一個十字架,她說:『你願意為了SARS出來,被人家羞辱,你怎麼辦?你不能生氣,看看耶穌基督怎麼走苦路。』沒罪的人都要走苦路,為人類犧牲,我的犧牲算什麼?」

二○一五年,蔡英文邀他一起並肩打選戰,時任中研院副院長的他沒馬上答應,而是回家問了三個人的意見:中研院的長官李遠哲、天主教台北總主教洪山川,跟老婆羅鳳蘋,老婆鼓勵他:「好的牧羊人是走進羊群,沾滿羊的氣息。」他想著這句話,便肯了

2003年,陳建仁因SARS,臨危受命接任衛生署長,從學院走入官場。(中央社)
2003年,陳建仁因SARS,臨危受命接任衛生署長,從學院走入官場。(中央社)
陳建仁小檔案
  • 1951年 出生高雄旗山
  • 1982年 獲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博士學位
  • 1986年 升台大醫學院教授,戰後最年輕醫學院教授
  • 2003年 出任衛生署長
  • 2010年 獲封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2年後被冊封聖大額我略爵士
  • 2011年 任中研院副院長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