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桐豪    攝影|林俊耀 林煒凱    影音|黃柏崴 李文顥 曾貴禎

中華民國副總統陳建仁是虔誠天主教徒,受封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他同時也是國際知名的流行病學家,對他而言,科學與神學並不牴觸,反而需要結合,才不會走到危險之處。政壇與神壇也都一樣,眾人為首的,要當眾人的奴僕,從政如布道,他自許當好的牧羊人,走進羊群,沾滿羊的氣息。

從事年改豈止是沾滿羊的氣味,簡直是一身羊騷味了。他說,他必須從謾罵與攻擊中體察抗議者內心深層的焦慮,「不管我們做了什麼,一定都會有人受影響。我對軍公教人員有深深的謝意和敬意,但也有歉意,畢竟我們改變了別人退休生活的規劃。」對他而言,來跟他談年改的人,他由衷感謝,因為他們都是耶穌基督。

在後門換了證件,通過安檢,我們在憲兵的接應下,進了總統府。明年就滿一百歲老建築,陰暗而曲折,在長廊之間兜兜轉轉,頓時失去方向感,僅能靠窗外的馬路建築研判所在的位置。我們被領進一個整個牆面都是書法的房間,問是哪位名家翰墨?幕僚不知,說馬英九時代就有了。在房間裡等候著受訪者的來臨,一想到我們已經置身這個國家的權力核心了,心裡不免忐忑,然後,那個要受訪的人,中華民國第十四任副總統陳建仁來了,他迎面便堆下笑容:「我好緊張,我好緊張,接受你們的訪問像考試。」

輔佐角色 使命必達

軍人年改法案三讀通過次日,陳建仁接受本刊訪問。二年前的五月二十日,他宣誓就職,不到一個月,便銜命擔任總統府年金改革召集人。身為拆炸彈的人,輿論標靶往往是蔡英文和行政院長賴清德。電腦Google副總統名字 他的名字才輸入二個字,按熱門搜尋次數多寡,冒出陳建州和陳建斌,其次才是陳建仁,他鮮少被砲轟,大概網友以為他無非備位元首,手中未握有政治實權的緣故。

副總統權力法源來自《憲法》四十九條:「當總統缺位時,由副總統繼任,至總統任期屆滿為止;或者是總統因故不能視事時,由副總統代行其職權。」備位總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一條法令,各自表述,因而我們有了李元簇這樣「沒有聲音的副總統」,也有呂秀蓮埋怨無事可做,哀怨如深宮怨婦。他與呂前副總統生日同一天,都是六月六日,向他提及此事,問他一個理想的副總統應該是怎樣的?「Really?我以為她是六月七日耶。我是備位元首,扮演輔佐的角色,總統交辦的任務使命必達。」

「蔡總統請我當她的副總統,她說,對啦,你是備位元首,但我希望你可以為台灣做一些事⋯」二年來都做什麼事?他說,年金改革是其一,其二是借助他衛生署和國科會背景,為台灣五加二生技醫療產業獻策,此外,他得幫總統協調各個部會以及接待外賓,備位元首很忙,二年下來完全沒有閒著,他說蔡總統總是笑著跟他說:「我看你蠻忙的嘛。」

陳建仁雖為虔誠天主教徒,但因副總統身分,逢年過節也走遍民間廟宇,與群眾互動。(總統府提供)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