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筱晶    攝影|董孟航 吳貞慧

父親、弟弟相繼過世,陳郁卉臨危受命,一肩扛起工廠生產、公司治理的重擔,也漸漸調適自己的腳步,相信專業,不再事必躬親。

回首家變、接班這一年,陳郁卉深吸一口氣,大嘆也自嘲:「被抓來管工廠,真的是人生的大走鐘。」她吐露:「我對弟弟的離開有非常多自責,我覺得我沒有把他顧好,對爸爸是有非常多思念。因為還有對他們的愛跟想念,我會有動力,自己再去振作起來。」

原本工廠由父親掌管,她不懂機器,逼自己跟各國廠商開會了解,加倍投資購入日本、德國設備;原本討厭數學,她也積極上課進修,逼自己學會看報表,「過去3年真的是更加燃燒自己,可是我現在可以給自己拍拍手。」

陳郁卉主導工廠生產後,加倍投資日本、德國機器設備。
陳郁卉主導工廠生產後,加倍投資日本、德國機器設備。

陳郁卉讓老公司換上新頭腦:「我們現在正在做工業4.0,第一步要把所有資料數據化,雲端管理。我們常做的產品上千種,模具有5千多副,如何在少量多樣的訂單下,保有生產彈性、同時提高自動化,是我們現在要解決的挑戰。」她也相準全球外帶外送風潮,將父親率先全台設計的提把盒再革新、升級,將推出更美的餐盒公版設計。

她坦言,接班第一年,不相信別人會做好,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就連產品目錄都自己寫腳本,「我要做郊遊野餐的概念,自己買菜自己煮、放進包裝盒,真的好累。」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因為我覺得我做得最好啊!」她哈哈大笑,即使管工廠很硬,沒忘記自己心裡文藝、軟性的一塊:「台灣包裝材料太醜,我想要把美學帶進來,我敢說這2、3年的目錄,亞洲我們做最好。」

採訪中,陳郁卉接到國外客戶來電,耐心傾聽、溝通。
採訪中,陳郁卉接到國外客戶來電,耐心傾聽、溝通。

以前陳郁卉事事要插手,「時間不夠用,不得不放手,在可承擔風險範圍內讓下屬決策、執行,我做最後驗收。這3年來,我自己覺得最大改變是學會放權,還有相信專業。」她也延續父親對美國最大客戶的承諾,3年不收模具費,為客戶省下至少5億元模具投資。

父親、弟弟離開的同一年,也是陳郁卉婚變的那年。她身為業務主管,常要接待應酬,「前夫有非常大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他認為我該有一個媽媽的樣子,可是我告訴他,我也是一個公司的主管。」離婚後,她全心投入工作,「再重來一次的話,不結婚也不錯。」

走過憂鬱,經歷父親驟逝、弟弟輕生、婚姻觸礁,「我現在告訴自己,順著流走,生命會有最好的安排,我把自己分內做好,其他就讓上天去安排。」放下不必要的執著,陳郁卉花十多年才理解這道理。

對自己要求很高的陳郁卉,接班以來慢慢學會放權、相信專業。
對自己要求很高的陳郁卉,接班以來慢慢學會放權、相信專業。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