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鍾岳明    攝影|王漢順

同志圈流傳「櫃爸媽」一詞,指的是同志向父母出櫃後,反而把父母關進了櫃子裡。

傳統社會強調性別分工,塑造出刻板的父母形象,爸爸的樣貌往往是理智、嚴肅但疏離,他們遇到困惑,習慣壓抑,不向外求助。因此,相較媽媽的角色,「櫃爸爸」更沒有言說空間。

父親節前夕,我們尋訪3位迅速走出櫃外的「櫃爸爸」,他們如何面對孩子出櫃那一天?如何克服心裡的疑問與掙扎?我們發現同志只是一種身分,同志家庭如同一般家庭,無論有多少快樂與煩惱,無論是否說出口,櫃爸爸都選擇站在愛的那一邊。

陽剛爸與陰柔兒

張瑞賓,51歲,小吃店老闆,兒子出櫃1年

兒子張藝(右)從國中就利用課餘時間幫忙張瑞賓(左)的小吃攤生意,與父親截然不同的陰柔氣質和網紅身分,也為店裡帶來廣泛的客源。
兒子張藝(右)從國中就利用課餘時間幫忙張瑞賓(左)的小吃攤生意,與父親截然不同的陰柔氣質和網紅身分,也為店裡帶來廣泛的客源。

張瑞賓不爽兒子很久了。他22歲的兒子張藝是網紅,和爸爸一樣頂著小平頭,不同的是面容清秀。3年前張藝自拍影片,扮成安室奈美惠、《花樣年華》裡的張曼玉,甚至扮成後宮格格用瓊瑤腔唸九九乘法表,妖嬌又瘋癲的模樣迅速竄紅。但張瑞賓總覺得「查埔要有查埔樣」,每回看到兒子的影片,心裡都會賭爛暗罵:「幹!」「瘋仔!」「神經病!」

去年春節,有酗酒習慣的張瑞賓黃湯下肚,半醉半醒間情緒湧上,指著兒子罵:「我忍你很久了,你不要太超過喔!」「你在說什麼?」兒子當然知道爸爸在說什麼,於是情緒潰堤:「我喜歡男生!」就這樣出櫃了。兒子奔回房間哭,爸爸喊:「給恁爸凍住!」兒子立刻下跪痛哭。後來,爸爸說要出去透口氣,才出門就被摩托車擦撞,一家人就抱在一起哭,但當時喝醉的張瑞賓早就忘了後面這段故事。

張瑞賓嘴上愛嫌棄兒子扮女裝,但心裡已經接受,還會虧他:「最近很久沒作品吼?」
張瑞賓嘴上愛嫌棄兒子扮女裝,但心裡已經接受,還會虧他:「最近很久沒作品吼?」

戲劇化的場景,來自這個戲劇化的家庭。台中土生土長的張瑞賓,操起台語有股兄弟的狠勁,此刻卻輕描淡寫地說:「我當下心情是,我就在等你這句!我其實都知道,只是不願面對啦,因為我脾氣不好,馬上面對可能會出代誌。但我隔天就好了啦!」

張瑞賓曾去廣西工作,在當地認識大陸籍的太太,隔年生下張藝。「他從小就不玩槍,玩洋娃娃,我會阻止他、會罵他啊!國小畢業表演他就反串,也沒先講,我一看,」他熊熊拉高聲量:「靠么啊,他演查某仔,另一個查某演查埔仔。我就覺得這孩子比較文,不會想太多!」他常用「三字經」開場,豪邁大笑結尾,一副陽剛男子漢的模樣,和一旁陰柔的張藝恰恰形成對比。

他年輕時愛玩,開過酒店,偶爾也去gay bar玩樂,交友不乏同志,他以前會把同志朋友叫做「幹卡撐ㄟ 」,「後來發現他就是個好人,現在我們很好,也常來我家玩。」但他從沒想過自己的孩子也是同志。兒子出櫃後,「他媽哭好幾天,我說妳不接受要怎麼辦?接受就多一個兒子,不接受孩子出去就沒了。雖然心裡還是怪怪的,但就慢慢…不然要怎樣?」

不到一歲的張藝生來清秀模樣,張瑞賓回想起來,張藝從小就喜歡「比較文」的東西,後來出櫃也不算太意外。(張瑞賓提供)
不到一歲的張藝生來清秀模樣,張瑞賓回想起來,張藝從小就喜歡「比較文」的東西,後來出櫃也不算太意外。(張瑞賓提供)

「我4歲家裡就做小吃生意,國、高中都沒在讀書,下課書包一丟就開始炒菜,做到打烊才睡,在學校也在睡,可能我看人看很多,所以看得比較開啦。」接著又說:「嘴巴上說不在意,心裡還是有一絲絲希望,當然希望他娶媳婦啊!我常看到單身的女生就問:『妳要不要做我媳婦?』她就回:『你兒子不愛我。』」他開懷大笑,原來是在開玩笑,其實內心的掙扎早就過去了。

 

如果他不能改變,那就我改變嘛!

那如果有新科技可以讓兒子變異性戀呢?「他覺得好就好,其實他好,父母就好啦!我們做得要死也是為了孩子,不是為自己啊。我覺得沒有認同一半的,接受就是接受,不然就是不接受。如果他不能改變,那就我改變嘛!我改變比較快,他活的路比較長,我的比較短啊。他的改變是整個,我的改變只是心態捏!」

他從頭到尾檳榔嚼不停的紅色嘴角終於穩定下來,語重心長地說:「同性戀的路比較辛苦,那也是別人給的辛苦啊,其實他們很幸福的,是你們這些人把他們變不幸福的。未來生活是他們要過,又不是我們在過,你就祝福他們,一家人也比較圓滿。」這時他又熊熊拉高音量:「圓滿就好啦!不然要怎樣!」

 

幫孩子二次出櫃

郭行知,64歲,大學教授,女兒出櫃17年後跨性

郭行知擁有美國心理學碩士學位,性別觀念較為開明,但他也坦承處理自己孩子的出櫃卻沒想像中容易。
郭行知擁有美國心理學碩士學位,性別觀念較為開明,但他也坦承處理自己孩子的出櫃卻沒想像中容易。

郭行知接到學校通知那天,怎麼都想不通,讀國中的女兒明明住校,怎麼會曠課、沒交作業?女兒返家後,夫妻倆決定坐下和他長談,他卻丟下一張紙條跑掉。紙條寫著:「我喜歡女生。」

郭行知個頭不高、一頭白髮,卻有雙迷人的褐色眼眸,回憶起女兒出櫃那天:「他自己也很怕,不曉得我們能不能接受。他才15歲能懂什麼?我們很快就決定這些議題、資訊我們要自己研究,於是打電話安撫他:『不管你喜歡男生或女生,我們都完全接受,一樣愛你。』他回來就整個輕鬆下來,從此可以跟我們大方討論。」

郭行知觀念開明,和「兒子」的互動好,談起「女兒」變「兒子」的歷程,他滿是驕傲與滿足的神情。
郭行知觀念開明,和「兒子」的互動好,談起「女兒」變「兒子」的歷程,他滿是驕傲與滿足的神情。

深入暸解後才知道,女兒擺不平的不是課業問題,而是感情問題。郭行知的太太是同志圈有名的「郭媽媽」,她說:「我到學校去才發現,很多女生為他爭風吃醋,學妹們會摺各種紙條給他,他甚至要把那些女同學叫進空教室一一安撫,他就是花時間在這邊才會曠課。他非常帥!」郭行知補充:「他國中就很多女生喜歡,高中交女友…而且還不只一個。」

女兒幸運地擁有一對開明的父母。郭行知在大學教英文,被學生封為「gaydar」(同性戀雷達)很高的老師,但接受女兒出櫃其實沒想像中順利。「我30年前就在專科學校成立過『心理輔導室』,處理過很多學生的感情問題、同性戀議題,甚至被男學生告白過,但處理別人的事跟處理自己的完全是兩回事。」他坦言:「出櫃當下我也不是百分之百完全接受,會想有沒有一絲可能他是異性戀?我求助在輔大輔導中心當主任的同學,他告訴我:『你有個盲點,孩子因為信任你才跟你出櫃,這是你以前教育成功的地方。』我一聽恍然大悟,所有問題都解開了。」

 

以前的女兒讓我煩惱,現在的兒子給我驕傲。

回想起來,女兒從幼稚園就愛跟男生打架,「有次放學回來,他肩上有齒印,我氣得到幼稚園質問老師,老師無奈說:『郭先生,是你女兒先踹人家的小雞雞,對方家長沒來抗議就不錯了。』」他用戲劇化的口吻說:「他從小就不愛女生的東西,去玩具反斗城都買槍啊、砲啊,但我們很開放,不會阻止他玩。他小學成績很好,當選模範生要領獎,老師規定穿裙子,他就渾身不對勁,裙裡再穿條褲子,領完獎馬上脫掉裙子。」

郭行知「兒子」1歲半時的照片。「兒子」的2次順利出櫃,都有郭行知夫妻的強力支持。(郭行知提供)
郭行知「兒子」1歲半時的照片。「兒子」的2次順利出櫃,都有郭行知夫妻的強力支持。(郭行知提供)

女兒出櫃的風波不大,說出來了,爸爸心裡反而踏實,倒是青春期的叛逆讓他難以招架。女兒抽菸、蹺課、操行差,高一就被退學,改念另所私校,「他上課第一天回來心情超好,因為學校有吸菸區,制服還可以隨便穿,哈哈。」其實女兒像兒子,他早有察覺:「他很多地方在模仿我,像拿工具修東西,二手弄得粗粗的,玩車子,還自己打工買重型機車。」

但是,不尋常的女兒就有不尋常的父母。女兒從小到大做自己,沒參加過同志團體,也沒有認同掙扎;反倒郭行知夫婦倆長期研究同志資訊、關懷同志父母,郭媽媽甚至創辦「同志父母愛心協會」,主動協助同志父母了解同志議題,她說:「我本來說他是T,他都隨便妳講、不在乎,後來我觀察,覺得他比較像『跨性別』。」女兒研究所畢業後,他們決定主動跟他談,反過來幫他出櫃成「女跨男」。

郭行知(右)的太太(左),人稱郭媽媽,2人長年支持同志運動,郭媽媽甚至在2011年創立亞洲第一個由同志父母親公開設立的同志團體—「同志父母愛心協會」。(郭行知提供)
郭行知(右)的太太(左),人稱郭媽媽,2人長年支持同志運動,郭媽媽甚至在2011年創立亞洲第一個由同志父母親公開設立的同志團體—「同志父母愛心協會」。(郭行知提供)

面對孩子2次出櫃,郭行知直呼苦盡甘來:「我以前說我有2個女兒,現在都說我有一兒一女。」以前的女兒讓他煩惱,現在的兒子給他驕傲:「家裡的事我交代『兒子』比交代老婆還放心,倒垃圾、修水電都交給他處理。我們很多地方很麻吉,抽菸抽同個牌子,啤酒都買大罐2個人對分,我們家做飯的是我,現在他跟女友住,做飯也是他。」

他回想起去年的父親節,「那天,他送我1台筆電,我很驚訝,我以前只提過一次,他卻記在心裡。我每天打開筆電,就想到他的用心,他有兒子的體魄、女兒的心思。」他頓了一下,說:「老實說,我這輩子,對爸媽還沒用過這種心呢!」

 

當孩子愛上愛滋男友

江文明,58歲,保險業務,兒子出櫃10年

江文明(右)老是笑著抱怨被兒子江蘊生(左)霸凌,其實父子關係好,互動起來就像兄弟一樣自然。
江文明(右)老是笑著抱怨被兒子江蘊生(左)霸凌,其實父子關係好,互動起來就像兄弟一樣自然。

那天,江文明在電腦桌前,打開高二兒子江蘊生留下的紙條,心中愣了一下。

紙條上寫:「我國中就知道自己愛的跟別人不一樣,我看男人脫衣服要閉上眼,我無法愛女生,真的很對不起。」那時兒子已經暗自打包衣物,準備出櫃失敗就離家出走。江文明很快就調整好心情,決定晚上接兒子回家後,給他一個擁抱。

江文明一派斯文開明的模樣說:「我回家後給他一個擁抱,他就大哭。」「我沒有抱著你哭,是抱著媽媽哭。」「有啦,你回家也抱著我哭。」忽然間,感人的氣氛變成父子你一言我一句地爭辯著出櫃當日的記憶,最後當爸爸的總是先示弱:「我在家都被我兒子霸凌,哈哈哈。」

江文明(右後)一家人為小兒子江蘊生(左後)慶祝8歲生日。(江文明提供)
江文明(右後)一家人為小兒子江蘊生(左後)慶祝8歲生日。(江文明提供)

其實,父母哪有渾然不覺的,「我有心裡準備他遲早要說性向的事,所以看到紙條不會太驚訝,算是落實心中的想像。」出櫃前,江蘊生有3次胸悶無法呼吸,無預警痙攣倒地,但檢查報告卻是正常,江文明當時就察覺兒子有壓力沒釋放出來。「他小時候喜歡的東西就偏女性,喜歡針織毛線衣,也會幫媽媽做家事。他哥哥常上課遲到,他會叫哥哥起床,甚至準備早餐,很細心。國中還織圍巾給我,我當然高興啊,但也隱約覺得他跟一般男孩不一樣。」

從事保險業務的江文明口條清晰、論理分明:「接受兒子跟理解同性戀是2個領域。他沒侵犯到別人、做法律不容的事,我都能接納他;但確定兒子性向後,我承認也有上網查,看怎麼讓他恢復『正常』。」他有次甚至問兒子:「你沒跟女生交往過,怎麼知道不喜歡女生?」兒子回嗆:「你沒跟男生交往過,怎麼知道不喜歡男生?」兒子直接的衝擊刺激江文明反思:「原來這就是正常,跟吃飯一樣自然,那就沒什麼啦!」

 

你越阻止,他們就越像梁山伯與祝英台。

他回想起求學時相似的經歷:「我們以前都是受威權教育,大學有個同學常關注黨外運動,他提出那些觀念我們也無法接受,會跟他對抗,但在反駁中也漸漸學會反思,那是一個思想解放的過程。」後來他也成為「廢除《刑法》100條」「萬年國會改選」等運動中的一分子;但他自認只是關注社會議題的小公民,更加佩服兒子永遠積極走在社運最前線,「他出櫃後我們互動越來越自然,越來越沒隔閡,什麼都可以討論。他關懷弱勢,也會導正我們男女平權的正確觀念,他現在做到很多我們當年不敢做的事。」

2009年,江文明(左)偕妻子(右)與兒子(中)參加第7屆同志大遊行,當年願意站上街頭支持同志孩子的父母非常少。(江文明提供)
2009年,江文明(左)偕妻子(右)與兒子(中)參加第7屆同志大遊行,當年願意站上街頭支持同志孩子的父母非常少。(江文明提供)

在傳統家庭中長大的江文明自認思想沒有特別開明,而是堅守一個原則:「父母的快樂來自孩子的快樂,這既然是一個家,家庭成員要快樂,家才會快樂。」他接著說:「一旦有了父母家人支持,他的力量就會變強大,我認為他出櫃後,就沒人可以霸凌他了。他心裡的痛苦有家人支持,就會有力量,有正向想法去適應社會。」

其實,父子最大的衝突不在出櫃,而是江蘊生在大學交了一個愛滋感染者男友,「我們能接納愛滋感染者,他曾帶一群感染者回家吃飯,我們沒分公筷母匙;但要成為伴侶,父母總是有一層焦慮,希望他不要陷入這段感情。」江蘊生甚至經常穿著「我是愛滋感染者家屬」的T恤,以示支持並展現堅決態度,那時父子見面就吵架,「我說,你若執意要交往,就保證你永遠不會被感染,不然太對不起父母了!」緊張的關係維持了5年,最後屈服的還是爸爸,「我後來想清楚,你越阻止,他們就越像梁山伯與祝英台。」兒子帶愛滋男友回家住1年,小情侶以分手告終。

訪談尾聲,始終笑嘻嘻的江文明忽然擺出父親的嚴肅神情,給兒子叮嚀:「他以前是弱勢、被霸凌的,但現在獲得足夠能量,我擔心他太盛氣凌人,希望他可以更柔軟、和諧一點。」這時,江媽媽在一旁吐槽:「他只有對你才會這樣吧!」這個家庭又歡笑了起來。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