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鍾岳明    攝影|王漢順

很多「櫃爸爸」很快接受了孩子的出櫃,卻因為顧慮家中長輩或環境不夠友善等種種因素,無法完全走出櫃外,以下我們盡量將他們的故事完整呈現出來:

主角:張遜之(化名),62歲,大學教授,兒子32歲

我兒子是在25歲念研究所那年,到行天宮擲筊請示關老爺,才決定打電話給媽媽出櫃的。接到電話時,我太太有愣了一下,但她很冷靜,轉述給我聽時,我也覺得還好。可能我們長期關心弱勢團體、當志工,雖然對同志沒有太深入了解,但也不會排斥,所以能以很平和的方式接受。

一直以來,我們家3人週末都會聚在家中吃飯聊天,那個週末他回家,就很肯定地告訴我們他的性向。他說國中就確定自己的性向了,但一直到念研究所,在班上還是會受到排擠,也因此交友不順利,他的壓抑累積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終於決定去問神。我們父子關係一向很好。他從小會照顧我生病的爸爸媽媽,也會幫忙做家務,而且成績優異,成長過程很符合我們的期望,卻也因此沒有察覺到他的同志身分。

我是大學教授,只有一個兒子,起初心裡也希望他能改變,但他給我一些同志相關的書籍、電影和資訊,我們了解越多,就越知道這是先天的,無法用藥物治療改變。兒子出櫃後,我們父子關係變得更好。他開始投入「同志諮詢熱線」,我們也會參加他們舉辦的活動,對同志的認識也就越來越深入。他叫我看過一部叫《為巴比祈禱》的電影,讓我感觸最深。

我們最大的爭執,來自對他工作的期待。我學工程的,求學過程順利,工作也很好找,當然希望他走我這條路。他也努力這麼做,一路念到工程博士,但最後卻說要從事社會公益工作。我們每次聊到這個氣氛都很不好,後來約在咖啡廳好好談,才知道他想推廣同志教育和性別平權,我當時覺得很意外,在我的觀念裡,工作就是為了賺錢,沒有錢什麼都免談。

我去詢問「同志諮詢熱線」的志工,問他們為何如此投入?他們說,他們是在傳播理念、實踐理想,不是為了「工作」而已。我當時的衝擊很大,原來我兒子不是在找工作,而是在找理想,原來他一路走來根本不快樂。

現在他能自己獨立生活,餵飽肚子,也不需要我們幫助,去追尋理想,這樣也很好啊!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