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慧茹    影音|王顯瑜 林雅菁 原萱容

Uplive直播2016年在台灣成立後,延續葉冠義創立MimiCam時期,培訓網紅主播的概念,擴大規模成立為「Up網紅學院」,為尋找中南部新秀還專程至高雄設立分公司,前後簽下3300位台灣主播,年營收約21億元,占了Uplive全球總收入的一半,關鍵在於他堅持建立良性的直播生態環境。

「我們想建立主播、用戶、平台三方良性循環的生態環境,如果單純只拉主播進來,播完就放棄他,絕對無法把平台生態建立起來,還會演變成惡意挖角。」

葉冠義以日籍人氣主播葉山柚子為例,2016年她在咖啡店打工被Uplive挖掘,一個月內就登上直播全球排行榜第4名。走紅後一度被挖角,今年又重返Uplive,並以主播身分在日本出道為歌手,「Uplive跟主播的關係就像夥伴,彼此信任才能延續合作。」

Uplive去年在台舉辦2週年盛典,齊聚400位主播,並邀謝和弦(左)熱歌勁舞炒熱氣氛。(Uplive提供)
Uplive去年在台舉辦2週年盛典,齊聚400位主播,並邀謝和弦(左)熱歌勁舞炒熱氣氛。(Uplive提供)

Uplive深耕在地市場,策略性培訓主播。以台灣為例,一組8人團隊負責建立主播資料庫,先篩選出適合的簽約主播進行試錄,並外聘講師進行才藝、口條、直播操作、粉絲互動等訓練課,輪流在自製節目《女神情爆局》曝光,逐步累積經驗。

外界普遍認為台灣直播市場太小,葉冠義則持不同看法:「直播是跨界平台,即使台灣只有2000多萬人口,但面向華人世界就有十幾億,如果海外人士都能來打賞,仍然能創造巨量收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