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昌遠    攝影|王漢順    影音|何懿原

務實是手術刀,講市政、批時局,也剖析自己扮演的角色,「我是一個全新的品種,這個品種最可怕的特色,他會進化,他其實不是同一個產品,他民調掉,掉下去又上來,所以說這變成柯文哲1.0、柯文哲2.0,所以他是柯文哲X.0。」

說好聽點是進化,但說難聽點,是「變」,初上任狂批五大「弊」案,如今沒了弊字,是五大案;他抱怨政論節目的名嘴罵他沒停過,也質疑他沒政績,「請自己去Google柯文哲政績懶人包。」但懶人包何止政績,跳票、失言、爭議,也有懶人包。與過去網路滿滿的柯粉盛況相比,現在是柯粉與柯黑日日交戰。

為了那場挫敗,哭了半個月,到四十歲還會做惡夢。

長期跑柯文哲新聞,因報導大巨蛋案內幕,而被柯文哲下令封殺的記者王彥喬說:「柯文哲因為『兩岸一家親』對感到不悅的民眾致歉,是最務實的展現,這件事透露了柯文哲心裡對於他抓不到風向,又很想控制風向的無奈。」

王彥喬認為,柯文哲對媒體風向是敏銳的,身旁幕僚也很了解網路生態,而柯文哲也認為自己很有帶輿論風向的能力,「在政界打滾的過程,他一直在調適成為大家更喜歡的柯文哲,加上有數據團隊為他把脈民氣,所以清楚選民、媒體分別要什麼。當盤勢不利,他更會親自受訪,用兩三句話解決爭議。」當時間過去,新一波新聞議題起來,之前的問題就消失了。

縱觀柯文哲(右)一生,除了選台北市長外,人生並無自己的選擇,讀書志願是父親決定,娶老婆是母親何瑞英(左)決定,孩子生幾個則是太太決定。(何瑞英提供)
縱觀柯文哲(右)一生,除了選台北市長外,人生並無自己的選擇,讀書志願是父親決定,娶老婆是母親何瑞英(左)決定,孩子生幾個則是太太決定。(何瑞英提供)

柯文哲受訪很自在,不像其他政治人物隱藏情緒,憤怒與快樂都寫在臉上,但談人生第一次失敗是大學聯考,他顯得不自在了,「嘖」了一聲,「那個是很大的挫折,哭了半個月。」失敗的打擊讓他牙齦浮腫,半個月吃不下也睡不著,到40歲還會做惡夢。

他從小就是第一名,但因為數學第一題不會寫,緊張失常,考上陽明醫學系。母親何瑞英說:「我小姑的女兒考到台大醫科,他就說:『蛤?女孩子考上台大醫科喔?』他覺得很見笑。去陽明醫學院讀書,他說搭計程車,司機不知道陽明醫學院在哪裡,他就抱怨這學校無名。」隔年重考,才考上台大醫學系。

但其實他的志願並非是醫學系,而是電機系。祖父柯世元是228受難者,長大後他爬梳歷史,理解祖父那一代人的背景,成為他接觸政治的原點。而這件事,也影響了他的父親柯承發,祖父被打後臥病,柯家陷入貧困,柯承發因此只能讀師範公費生。失去當醫生夢想的父親,因此把夢想放在柯文哲身上。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