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昌遠    攝影|王漢順    影音|何懿原

母親何瑞英說柯文哲的個性,「伊就是一個很憨直的孩子啦。」談起柯文哲的人生路,她忍不住掉淚,「他的人生,都是別人在主意(決定)的。」

柯文哲無法決定自己人生的原因,來自於他出生於二二八受難者家庭。祖父柯世元被抓去又被打後,回家即臥病在床,柯家因此陷入貧困。柯世元對柯文哲的父親與大伯期望甚深,希望2人都當醫生。何瑞英說:「我先生的大哥很會讀書,所以首先考上台大醫科,換到我先生去考,我公公就把他叫來,說不能去考高中,必須讀師範公費生,我公公說:『若兩個都去讀大學、高中,兩個都不會出頭,因為家裡沒錢。』」柯承發失去選擇人生的機會,因此便將自己的夢想,放在柯文哲身上。何瑞英說:「我的先生就一直想,我的兒子若能當醫生,能有多好,柯文哲也很乖,照老爸的意志。」

柯家貧困沒錢請醫生為柯世元看診,幸好當時新竹有一位李克承醫學博士,義務到柯家看診,就此成為恩人,與柯家交好。

何瑞英回憶,有一次柯承發與李克承喝酒,李克承鼓勵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柯文哲念醫學院,柯文哲卻說:「不要,我要去讀電機,我不要讀醫,讀電機發明東西,可以救更多人,醫生哪有救很多人?」何瑞英說,「所以我先生就說,志願我幫你寫,所以志願是我先生填的。」

談到柯文哲的人生,以及柯家過去的貧困,何瑞英忍不住流下眼淚。
談到柯文哲的人生,以及柯家過去的貧困,何瑞英忍不住流下眼淚。

脫下醫師袍,轉向政壇,是柯文哲人生中第一次為自己做選擇。

然而父親不同意。柯家是日式威權教育,對柯文哲來說,父親的話是不能違抗的。上一次競選台北市長,也是眾人遊說,最後柯承發的學生紀政,趁餐會時說情,柯承發才點頭。

聊到這邊,柯文哲的父親柯承發忍不住嘮叨:「我的孩子當市長,我老實講我反對,做醫生就好,我當32年的老師,平平地這樣也過了。但是我的孩子現在當一個台北市長,每天都給人家罵,作一個父母心裡非常的酸,非常的痛,為什麼這樣?台灣現在政權的鬥爭,太亂。」何瑞英在一旁補了一句:「唉,利益鬥爭啦。」

成長過程中,柯文哲成績好,也規矩,不曾被父母處罰過。唯一一次被父親打,卻是長大後,那時柯文哲已結婚生子,在台大醫院當主治醫生了。

那時柯文哲的姑姑生病,因此常到台大找柯文哲,柯文哲便將姑姑轉介到精神科,不料姑姑誤會,以為看精神科的都是瘋子,向柯文哲的父親抱怨。何瑞英說:「我先生開車很生氣,就去柯文哲家,說他沒禮貌,竟然叫你阿姑去看精神科。我們柯文哲就不敢回,他解釋沒有惡意,光是這樣,我先生還無法消氣,就打他了。他(柯文哲)不曾讓爸爸生氣,看爸爸生氣就趕快跪下去,我就叫他起來,我說是媽媽,有一半的權力,我去拉他,他就不敢起來,我硬拉他起來,他也不敢講話,一直在流眼淚,我看得也很嘸甘。」

聊到這邊,何瑞英的眼眶裡的淚水也流不停,她記得那一日台北市下大雨,從台北回到新竹的家已經晚了,家裡的電話卻一直響,進門接起來,是柯文哲打來的。何瑞英說:「他說,爸爸這麼生氣,開車不知道安不安全?我這個事情一直記在腦裡,我先生也一直知道自己不對,所以他現在也不敢罵柯文哲。」

訪談時,柯文哲提起自己曾去拜訪另一個二二八受難者,王美書。 何瑞英 說:「很多人都沒辦法走出那一段歷史,不過還好,他在死前有看到小英當選總統,我想,也許對他來講,至少他有心理上的補償,很多沒有看到就過世掉了。」

他接著說:「時間可以洗刷一切,像我爸爸對二二八有反應,那我有反應是因為我爸爸有反應,那我兒子,對他們來講,就已經沒有影響了,所以時間是一切的治療劑,不過我老實講,我們這一代可以解決的,我們這一代解決,不要讓仇恨再延伸到下一代,一切都可以過去。」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