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男咖啡王2】節儉老闆只買最貴烘豆機 刮起台灣精品咖啡風

路易莎董事長黃銘賢專訪

文|呂明潔    攝影|吳貞慧
黃銘賢至今仍親自杯測咖啡,必須全神貫注,稍微分心都會影響對風味的判斷。

黃銘賢打開手機,展示各區經理回傳的業績數據,提到加盟再展的庫倫承德店,他還記得「昨天業績已經快5萬了。」他一向對數字敏感,大學便懂做生意,曾向朋友家工廠進貨珠寶、飾品,批給他人販售,「那時我就讓下游賺得比我多,例如一個飾品賺500元,我賺200元,讓他賺300元,1個月也能賺5、6萬元。」

但誰都想不到,大學曾念到被二一的黃銘賢,竟會為咖啡認真,一切起因於他好奇姊姊買的咖啡豆,在手沖研磨咖啡還不盛行的1990年代,他竟用果汁機打碎咖啡加熱水煮,「一喝滿口咖啡渣,發現沒那麼簡單,我有點偏執狂,一定要弄到一清二楚才甘願,結果越學越迷。」狂熱的他甚至改裝便當盒天天烘豆,煮給父親喝,純手工的陽春烘豆器至今放在辦公室留念。

黃銘賢大學時期用便當盒改造的烘豆器,至今仍留在辦公室做紀念。

現任路易莎副總的黃佳雯也說,弟弟黃銘賢是家中唯一男丁,也最任性,其他人都符合父母期待考公職或工作,只有弟弟可以鑽研咖啡,她回憶:「那時候沒想過他會成功,他每天騎機車出去看市場,回家就一直煮咖啡。」

為了更了解咖啡,黃銘賢先去星巴克打工,再到咖啡物料公司「義式企業」做業務,路易莎通路開發部協理陳爾烻時任業務經理,曾是黃銘賢的主管,認為他的單純始終如一,「以前他去收款,常被店家拖款,人家說這個月生意不好,再延幾天,常常跑3、4次。他很相信人,很執著,那時候我還跟他學沖煮咖啡。」陳爾烻也開玩笑,認識黃銘賢20年來,唯一改變大概是「他變壯後,衣服穿得越來越少。」

路易莎首間門市開在民生東路巷弄內,僅5坪,也只能外帶。(路易莎提供)

2006年黃銘賢向父親借40萬元圓夢,第一家路易莎開在北市民生東路巷弄內,空間僅5坪,儘管1個月只賺1萬元,比上班還少,他的心靈卻很富足,「我只要4000元就可以活,至少在做很有熱情的事,我還可以賣豆子給店家,其實我沒特別在乎錢,才會開店5、6年,還是一毛錢都沒有,又跟我爸借錢。」

小咖啡店沒背景,他靠勤懇、大膽,辛苦存活。早期有客人指定要麻油香的咖啡豆,他花2個多月研發配方,讓烘豆量翻倍成長。開店隔年,7-ELEVEn找來桂綸鎂代言,強打CITY CAFÉ,路易莎生意下滑1/3,他推出現榨水果茶應戰,咖啡路一直走得戰戰兢兢。

4年前黃銘賢(左)的臉頰還略顯圓潤,他與太太徐愛筑(右)因咖啡結識,現在她也進公司擔任杯測師。

甚至連買咖啡豆也是賭注,2008年咖啡豆期貨大漲3倍,長達3年,本來3袋咖啡豆的價錢只能買1袋,黃銘賢創業頭幾年賺的錢幾乎賠光,深陷低潮,他苦澀回憶:「眼淚都吞進肚子裡,每天工作16小時以上,只吃1餐,不敢睡太飽,所以睡前會喝咖啡,比較淺眠好醒。」他只能兼職教人煮咖啡增加收入,也因為教課,遇見來學咖啡的太太徐愛筑,2人交往3個月便閃婚,妻子如今在總部負責教育訓練。

當時黃銘賢想到,工作幾年仍一無所有,就用僅剩不多的10幾萬元存款付1輛二手賓士的頭期款,買下人生第一輛車,「那時太痛苦,買車只是讓自己知道,至少我還擁有有價值的東西。」但這輛車一直沒上路,每天上班前,他儀式性坐進去,對自己精神喊話,「坐進車子會覺得很正面,至少買得起賓士,坐10分鐘,開心了就下車。」後來危機度過,二手賓士一直沒賣,如幸運符般成了公司車。

要價百萬元的140公斤烘豆機比人還高,黃銘賢10年前就買入,早期也常烘到中暑。

黃銘賢念舊,節儉惜物,2年前他遷辦公室,新穎裝潢仍保留許多門市淘汰、刮傷的會議桌椅。他也幾乎不開車上班,搭同事便車,被員工私下稱「順風賢」,但他不在意,「要省就努力省,該花的也認真花。」他只對咖啡大方。

黃佳雯記得,2011年路易莎還在期貨危機時,黃銘賢提議要買烘量更大、要價100多萬元的美國製烘豆機,當時她無奈,「後來知道他是對的,他確實預測到店數增加後,咖啡量上來,雖然他每次下決定,我們幾乎都反對。」

咖啡搭輕食也是黃銘賢獨排眾議堅持的策略,的確能拉高咖啡銷售量,尤其磚壓吐司是熱銷產品,時常推出新口味。(芋泥芝心麻糬甜磚壓,65元/份)

包括早年CITY CAFÉ搭早餐促銷賣得很好,黃銘賢想賣全天候餐點,推熱壓吐司、貝果和三明治等輕食,也和家人的意見相左。黃銘賢的妹妹黃凱鈴回憶,10年前專業咖啡店賣吃的很衝突,會覺得破壞格調,「但其實哥哥對市場敏感度高,路易莎開到新北市後,我們發現新北市人習慣坐下來吃餐點,早餐提高咖啡的消費需求。」黃銘賢驕傲地說:「買早餐的人至少會有1/3點飲料或咖啡,帶動了40%業績成長。」

唯有對咖啡的執念,黃銘賢絕不退讓。他親自杯測、烘豆,深知好咖啡可以有很多選擇,2012年首推平價莊園級精品咖啡,當時最便宜的美式1杯45元,在1杯100多元的精品咖啡,與30、40元的廉價咖啡中,找到品質與價錢的甜蜜交叉點,自此奠定業界地位,他敢自豪地說:「像衣索比亞的耶加雪夫就是從我大量進豆後,台灣才開始流行。」

黃銘賢請獵豆師在中南美洲幫忙尋豆,供應超過20種莊園咖啡豆,種類為業界之最,帶起平價精品咖啡風潮。

他也請獵豆師在中南美洲幫忙尋豆,供應超過20種莊園咖啡豆,種類為業界之最,帶起平價精品咖啡風潮,銷量近5年成長24倍。陳爾烻也補充:「以前好豆子沒人敢買,因為店數太少,價格就高,當時路易莎已經有一定規模,所以老闆敢買,量一進來,大家的價格一起降下來,包括超商2019年也投入這個市場。」

更新時間|2021.09.16 07:03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