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3.05.29 05:58 臺北時間

【後來的卡奴怎麼了1】我只是想讓家人開心

因為卡債,糖糖過了好幾年自我放逐的生活,連父親的最後一面都沒能見到。
因為卡債,糖糖過了好幾年自我放逐的生活,連父親的最後一面都沒能見到。
台灣曾經有那樣的年代,人人手上少則3、5張,多則十幾張信用卡,塑膠貨幣閃閃發亮地締造了消費榮景。然而很快地,塑膠貨幣成了「塑膠鴉片」,信用卡也從支付工具變形為借款工具,最後,卡債風暴襲來,繳不出卡費的人們搬家躲債,甚至燒炭。
近年,新型態的借款工具再次盛行,「車貸」與「商品貸款」大行其道,本刊上一期便揭露了這類新型態貸款的亂象,包括浮濫放款、繁複高額的利息與附加費用。
對比2005年的卡債風暴,兩者軌跡相似。當年,風暴過後,政府終於加強監管,然而,不慎踏入卡債陷阱的五十多萬卡債族,人生已無法重來。
當年的卡債族後來怎麼了?我們訪問3位走過風暴的「卡奴」,這些年,他們經歷了漫長無光的暗夜,而在黑暗降臨之前,他們也只是很普通的上班族,有的也只是很普通的願望而已。
我念華岡藝校,同校都藝人,他們聊的是名牌包、昨天去哪家餐廳吃飯或參加哪個節目錄影;我是光譜另一邊比較弱勢的,念私校,家裡經濟壓力已經很大,2個弟弟,一個當學徒已賺錢養家,如果還要讀大學,費用誰賺?所以沒考上國立第一志願,我就先出來工作。
我站過專櫃,賣過鑽石,後來在錢櫃上大夜班,除了工時較長、日夜顛倒外,收入很穩定,賺的也比同齡來得多,平均一個月有5萬多元,我開始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玩什麼就玩什麼,親朋好友慶生都帶到錢櫃,我買單。我三不五時也帶家人去西門町金獅樓吃港式飲茶。
爸媽當然會唸:「怎麼不把錢存起來?」但好不容易賺錢,家裡變成我在大聲,我就覺得,你們要什麼?買!

喪志躲債 父逝覺悟

2000年後,運動中心興起,我好動,去亞力山大健康休閒俱樂部運動,有冷氣吹,又可以做三溫暖,我覺得很舒服,就刷卡幫我跟我媽辦了年費會員,錢櫃企業價一人5萬多元,每月另外扣清潔費,第一年好好的,第二年續約,10萬元才剛刷下去,他們就出問題。
糖糖的大額刷卡,是亞力山大健身房的10萬元會費,但第2年刷卡續約不久,亞力山大就出問題。(聯合知識庫)
我第一張信用卡是工作第一年辦的,申請時,只要填有固定工作,連薪資轉帳都不用看,銀行就過了。前幾年,我每個月按時繳款,後來有時家裡急用,我開始沒繳全額,那時現金卡廣告不是很夯嗎?你要領多少,就借你多少,我想這麼好的機制幹嘛不用?我又不是沒薪水,也不是亂買奢侈品的人,陸續辦了4、5張,但我不知道那利息高得可怕。
結果,亞力山大不能退費,我想說夜班傷身,沒有升遷前景,又辭職找工作,才3個月,一切就亂了套,明明我每個月有繳錢,這個月帳單又比上個月多更多,沒工作不能辦卡,我也沒有錢再去繳這些東西 。
奇怪的是,我欠的其中一家銀行倒了,我的債務卻落到討債公司手上,他們不停到我家門外大聲敲門,我們不敢出聲、不敢上廁所沖水,連呼吸都不敢大力。家人不理解,為什麼我賺這麼多,還欠這麼多?開始衝突,他們說:「妳到底在過什麼生活?妳是不是吸毒?」我說沒有,他們又說:「妳騙人,那為什麼欠那麼多錢?」
我最多欠到30萬元, 如果不算利息,我借的本金根本連10萬元都不到,但金融海嘯來,家裡困難,拿不出錢,我也不想帶給家人麻煩,索性離家出走,開始做一些只能領現金的工讀生工作。我去片場當臨時場記,去印刷廠輪夜班看印,去早餐店、海霸王或便利商店打工,哪裡需要,我就去哪裡,片場、街上、辦公室、印刷廠或客運車上我都睡過。
早年信用卡循環利息常高達20%,違約金也高,以糖糖為例,債務的本金僅約10萬元,十多年後卻滾到1百多萬元。(翻攝卡債受害人自救會臉書)
那4、5年,遠離債務,很逍遙,也很辛苦。我想念家人,但不知道怎麼回去面對。我過馬路從不看紅綠燈,我不在乎吃什麼,一路胖到89公斤,幾乎是我正常體重的2倍,也是在那時期,我了解什麼是不冷不熱,我就這樣自我放棄,直到34歲,爸爸過世,家人打電話找到我,我本來以為是開玩笑,但趕到殯儀館看到他時,我整個人就後悔了,我怎麼會把自己過成這樣?
我以為,不管債務,我也不會怎樣,我不會難過,或是痛苦 ,但看到爸爸離開、媽媽垮了的樣子,我很不捨。我自己都顧不了自己,怎麼讓她好起來?
改變的路很漫長。為了照顧媽媽,我搬回家當臨時保姆,考保姆證照時,我發現我好像可以讀書,於是報了大學的假日班,在社區當救生員時,一位教授又鼓勵我考教育研究所,我真的考上了。

債務整合 正職還錢

有一天,我在路上,接到一張法扶債務說明會的傳單,我之前被債務整合的代辦騙過,不敢相信怎麼可能有人願意免費幫忙,但社工很熱情拉我進去,律師幫我算,我的債務已滾到100多萬元,如果我1年內沒工作,就能因無工作能力清償,100多萬元債務就沒了。但我在寫論文,難得爭取到一個一年一聘代理老師的職位,還可以做教學實驗,我想,老天爺已經開一扇窗,讓我以後走正軌,如果真的有收入,更生每個月扣1萬多元,6年後,就是一個新的我。
我今年45歲,邁入更生階段已經第3年。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要回到國中,不要念藝術高中了,像一般人讀高中、念大學不是很棒嗎?當然,如果銀行發卡的規範嚴格,我今天不會這樣,但當初我自己要是謹慎一點,每個月曉得檢查帳單,搞清楚利率,也不會欠那麼多,所以我不是想回到辦卡前,我要回到源頭。
糖糖 45歲 學校教職員工 新竹
 
 
更新時間|2023.09.12 20:46 臺北時間

支持鏡週刊

小心意大意義
小額贊助鏡週刊!

每月 $49 元全站看到飽
暢享無廣告閱讀體驗

延伸閱讀

更多內容,歡迎 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

線上閱讀

更多內容,歡迎 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