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去昔日科技人的快狠準犀利氣場,何新松背著麻布袋從容逛市場,選購小農蔬菜、放山雞等食材,就像個鄰家大叔,「我小學常陪母親走6、7公里到市場,賣她醃的醬菜。」他回憶:「父親生前常在家宴客,母親廚藝雖好,但動作稍慢,若沒準時開飯,父親一怒之下會把整張桌的飯菜掀掉,我從小就很害怕,所以放學回家第一件事不是寫功課,而是先到廚房幫母親。」

「很多人說禾園茶館不是五星級飯店料理,卻總能吃到家的味道。」但家對何新松來說,卻是生命中最沉重的課題。身為獨子,他從小被嚴格管教,「考試第一名還不行,分數退步一分打一下,還是打手背,我怕被人看到傷疤,習慣手插口袋,老師了解狀況後,會反過來幫我竄改分數、隱瞞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