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事不要說,想到都會掉眼淚。」周家大陳年糕第二代媳婦周翁領花已經85歲,語調帶著濃濃鄉音。18歲時她在浙江大陳島,時不時衝進防空洞躲砲彈,1955年隨國軍撤退來台,落腳永和。兩手空空。上有老、下有小,為了生存,她和丈夫想盡辦法掙錢。賣菜、繡花、做些小生意,23歲開始賣年糕,貪黑起早,累到拖地倚著拖把、上廁所坐在馬桶都能睡著。

勞累了幾十年,原本希望下一代別再複製,沒想到么兒周國良接下家業。「我都叫他不要做,太辛苦了。」周翁領花看著周國良站在蒸籠前、耐著高溫翻動米糰,有些不捨,周國良笑了笑,淡淡說:「黏住了,一天做一天、一天做一天,就做下去啦!」

大陳年糕以蓬萊米製成,吃來Q軟不黏牙,還有淡淡米香味。

從小在米堆裡長大,周國良11歲就開始幫忙製作年糕,聊起米食滔滔不絕。「米是活的東西,擺一段時間煮來吃就不一樣。裡面的水分隨時間流失,味道就不同。我們用新、舊蓬萊米混合,新米香甜、舊米就是陳年的味道。」製作過程從洗米就有眉角,溫度高,米容易酸,「夏天水溫度也高,就要先把米冰起來,水沖下去溫度就會剛好。」但溫度也會影響米的吸水能力,溫度低,吸水能力差,「夏天泡一小時,冬天泡四小時,遇到寒流就更久,冬天是旺季,但花的時間更長,就要更早起。」

泡好的米經過傳統水磨法,磨出的米漿細緻綿密,成分與香氣都能好好保存;用機器壓出水份,「以前用石頭壓,米裡面有油脂,久了以後會有細菌,還是會酸,用機器40分鐘左右就會壓乾。」

周家大陳年糕採水磨法,蓬萊米加水磨出的米漿,細緻滑順,毫無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