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喜歡帶我吃「三分俗氣」,除了「烏參豬腳」、「獅子頭」外,「雲耳泡椒雞」也是他必點的菜。他是真心喜歡「三分俗氣」,有一陣子特別情商「三分俗氣」老闆曹一到陽明山家裡燒菜,我也吃過多次。

黎智英有一套吃的哲學,酸辣之後要配上甜甘。所以台灣荔枝玉荷包上市的時節,只要飯後水果是荔枝,那頓飯一定有「雲耳泡椒雞」。在《壹週刊》、《蘋果日報》都順利搶下台灣市場後的2009年,記得也是玉荷包初上市的季節,黎智英開始電視台計畫。

黎智英要做電視是玩真的。他花大錢引進最新的HD設備。請《蘋果日報》當時的總編輯陳裕鑫去「壹電視」做總編輯,又找了最好的新聞團隊決意做出最好的內容。可是他不了解台灣的電視市場和出版市場不同,出版《壹週刊》和《蘋果日報》,只要做出勁爆內容受到讀者喜愛,市場就立刻打開。而電視不但受到有線電視系統台的壟斷箝制。尤其甚者,是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審查機制。

籌設電視台之初,有一天,黎老闆很興奮地告訴我:「有《壹週刊》和《蘋果日報》的好成績,台灣的觀眾應該很期待「壹電視」,所以我不需要和系統商打交道、拜碼頭,只要有好的內容,他們一定搶著上架我的電視台。」我素來知道台灣電視圈的固有生態,但看到如此天真的老闆,又多希望「壹電視」能打破這因循已久的電視生態。

事與願違,「壹電視」拿到執照後跌跌撞撞一直上不了架,沉重的燒錢負擔,逼使黎智英後來不得不把賺錢的《壹週刊》、《蘋果日報》和電視綁在一起出售。只是最後沒賣成,電視台低價切出,以14億元賣給年代電視練台生董事長。「壹電視」一賣出,不旋踵即優雅上頻49台。

《壹週刊》、《蘋果日報》紅紅火火,反成為NCC阻擋「壹電視」的隱因。他們擔心電視台成為狗仔台的聲音,在一些媒體的推波助瀾下,那時就已聚成聲浪。當時黎智英想做「動新聞」,是看到影片的力量。可是有些新聞現場或過程沒有影片,他認為可以靠模擬動畫來捕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