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警察也會用的三不管藥物,到台灣最流行的毒品類別,安非他命問世近百年。不管世界如何轉變,這個白色結晶粉末從二戰的神風特攻隊,到近代的酒店小姐、長途司機、上班族之間,依舊歷久不衰,究竟它有什麼魅力?

我們從幾位吸食者的故事裡發現,安非他命除了娛樂之外,也有解酒、提神、集中注意力的功效。這樣的效用符合這個高壓、高工時的社會情境,於是在各種勞心勞力的行業裡生根茁壯。最後,如野火一般,成為無法徹底滅絕的毒品風暴。

一棟緊臨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的大廈,每逢假日便擠滿打扮入時的逛街男女,建築物後方的巷弄內是各種時髦的異國餐廳。今非昔比,這已不是年過半百的陳鳴敏熟悉的東區世界。80年代末期,陳鳴敏的東區生活,是充滿黑道大哥、小弟的世界。他們擠在這棟大廈的某個樓層裡,沒日沒夜地與賭博電玩搏鬥。

 

白粉不退流行 倍數成長

陳鳴敏當年的工作是兌換賭博電玩代幣的小妹,只需坐在櫃台前幫客人換錢就有不錯的薪水。偶爾,需要幫這些客人跑腿買些食物。陳鳴敏活潑外向,很快就跟所有客人打成一片。不過,她也意外發現,除了跑腿買食物飲料之外,幫客人叫「藥」的小費更高。這種白色結晶的粉末,據說能提神,讓賭客能熬夜奮戰。那是個對毒物認識尚淺的年代,安非他命尚未成為管制毒物,可以在社會裡合法買賣,「當時除了客人用,還有不少警察來這裡也會順便買來用。」眼看藥物的神奇,陳鳴敏也跟著用了。那一年,她16歲。

無論毒品市場如何轉變,像是鴉片癮者消逝、海洛因癮者年紀老化,新興藥物笑氣、咖啡包搶市,安非他命的地位絲毫不受影響。從警政署公布的數據,安非他命取締量從2002年的217.99公斤幾經起伏,但仍穩定成長,至2021年,已達949.541公斤。2018年間甚至高達7,037.28公斤,數量呈倍數翻漲,成為台灣最「流行」的毒品類別。為何這個白色結晶粉末能夠如此歷久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