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依涵殺前後曾出現四個版本的自白,一、二審認為他無悔改,說謊成性。
謝依涵殺前後曾出現四個版本的自白,一、二審認為他無悔改,說謊成性。
最新
2017.06.02 02:37

【為何她可教化】從心理鑑定師的角度看謝依涵

文|鄭進耀    攝影|林俊耀

惡人如何成為惡人?

我們採訪吳敏誠案與謝依涵案的心理鑑定專業人員,由心理鑑定的內容理解一個人為何發生如此重大的惡行。在二件社會大眾看來窮凶惡極的案件裡,我們卻發現,惡人並不是先天凶惡殘暴,二件惡行的發生幾乎有一個共同的模式:成長經驗決定了個人的情感結構與性格缺陷,而後天的環境缺乏修補的機會之外,加上一些機運、環境的各種推力,於是暴力發生。

每個犯罪的行為都是一個複雜的過程,理解一件惡行是如何發生,遠比要不要殺死他更為重要。

2013年,新北市八里區的媽媽嘴咖啡店店長謝依涵,謀殺了店內常客陳進福夫婦,被捕後,她前後提供了4種版本的自白,期間一度還指認咖啡店老闆、股東等4人為共犯,最後調查是謝依涵一人所為。因為供詞反覆,媒體將她視為城府深、狡滑的罪犯。一、二審及更一審法官援引心理鑑定認定謝依涵說謊成性,皆判死刑。

更二審時,法官認為原心理鑑定師在法庭詰問時,提到謝依涵說謊可能是因為「防衛心強」,到底謝依涵說謊的動機是什麼?為何會有4種版本的自白?於是重新做心理鑑定,趙儀珊的研究專長在「證詞」,於是受囑託除做「矯治、再社會化、再犯風險」的鑑定之外,也要解答謝依涵說謊的理由。

謝依涵的心理鑑定師趙儀珊(左)認為,謝依涵供詞反覆是因為受訊時,身心狀況不佳,又受到引導式問話所致。
謝依涵的心理鑑定師趙儀珊(左)認為,謝依涵供詞反覆是因為受訊時,身心狀況不佳,又受到引導式問話所致。

「這是一個很特殊的案子,台灣很少有女殺人犯,而女性殺人通常是殺自己的親密對象,但謝依涵的對象卻不是。」趙儀珊指出,殺人犯通常有一些「典型」,例如,有前科、有暴力傾向、反社會行為、家庭功能嚴重失能,可是謝依涵全無這些特色,「我看過她所有的學校老師評語,都對她都持正面評價,是一個很乖的小孩…我訪談她的朋友、同學,所有人都說她是很理性、待人和氣。」

「如果一個人擅偽裝、虛假,她的朋友多少會有這樣的觀察,可是這些朋友的訪談很一致,並沒有這樣的說法。會走到殺人的結果,主要是她和這個被害人(陳進福)的關係惡化了,卻又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和她的童年經驗有關。」謝依涵來自單親家庭,從小就被訓練獨立,習慣自己解決所有問題,遇到困難不會向外求救。她與母親關係緊密,但彼此有心事不向對方透露。「女兒想要在台北賺錢買房子,接媽媽上來同住,可是媽媽的個性也像女兒,不想造成女兒的負擔,抗拒女兒的好意。」這種害怕成為對方負擔的心情:「你要說是體貼也可以,要說頑固也是。」

「很難判斷陳進福與謝依涵是怎樣的關係,像是有沒有性侵,這個已經沒有證據了。」趙儀珊分析,兩人疑似有金錢和肉體上的交換關係,而謝依涵想結束,但礙於某些因素這段關係沒辦法切斷,而她又即將結婚,非常擔心未婚夫知道。再加上,母親當時身心狀況不佳,又怕母親擔心,三方壓力使她達到極限了:「最後失控殺了二人,她沒辦法去思考後果。」

至於謝依涵反覆的自白供詞,趙儀珊說:「如果真要說謊,為何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否認自己涉案?以正常的邏輯來說,說謊是為了脫罪,可是她一開始就認罪了。」趙儀珊調出所有偵訊的錄影帶,沒有刑求,警察詢問的態度也算友善。

趙儀珊發現,第一時間的現場,謝依涵回應問訊時已說:「不關別人的事。」然而卻始終被檢警忽略,偵訊者似乎腦中已有一個先入為主的「犯罪圖象」,所有的問題充滿誘導性:「警察誘導她說的內容,她多次以點頭回應,特別是提及『共犯』做了什麼的時候。而警察也曾提醒被告在檢察官面前必須重複她對警察講過的內容。」

再加上,影片裡的謝依涵身心狀況不佳,不斷嘔吐,情緒激動。個人在身心狀況不穩定的時候,很容易順著權威誘導的方式「說謊」,趙儀珊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會有4種版本的自白。」在她的鑑定下,這是謝依涵「說謊」的理由。之後,換了檢察官重新偵訊,在中性、開放性的問題,謝依涵身心狀況穩定的時刻,她才說出最後一個版本的「真相」。

謝依涵是台灣犯罪史上少見的女性殺人犯,而她的心理發展過程其實與一般正常人也沒什麼差異。(翻攝自網路)
謝依涵是台灣犯罪史上少見的女性殺人犯,而她的心理發展過程其實與一般正常人也沒什麼差異。(翻攝自網路)

再犯的風險評估上,謝依涵與母親關係開始修補,二人約定出獄後要同住。趙儀珊評估,謝依涵出獄後有家人願意接受、並有積極的未來計劃,因此再犯率不高。

而這位在媒體上說謊成性、謀財害命的惡人,從案發被收押時至今,有一批咖啡店的常客持續寫信給她,相信謝依涵有不得已苦衷。就連進入監獄服刑,看守所短暫的拘押犯也跟她成了朋友。趙儀珊說:「照一般的狀況下,殺人犯與普通人之間有很多相異點,例如不健全的家庭、被施暴的成長…等,但謝依涵很特殊,她跟普通人幾乎一樣。」

往下繼續閱讀

(文中趙儀珊談述謝依涵的部份,皆為法院內陳述的資料,屬於可公開的內容)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