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桐豪    攝影|王漢順 林俊耀 林煒凱

競選台北市長也不是這1、2個月興起的念頭,2012年,她本有意願加入首都之戰,「小英不讓我選嘛,我很不以為然,那時候大家不知道柯P,把他當聖賢人來祀奉,現在大家認識他了喔!」所以是請鬼拿藥單囉?她語氣平和:「我不口出惡言。」

已經5月了,距離年底選戰不到半年時間,然而民進黨推不推人?該推派誰應戰?莫衷一是。一下子陳水扁爆料,說蔡英文官邸密會柯文哲,一下子選對會對柯文哲放話,說不挺了,最新進度是選對會徵詢姚文智和呂秀蓮的意願。

專訪前一天,我們赴總統官邸專訪蔡英文,問台北選戰布局,她語帶保留,說一切未決定,一切選項都還在,她需要柯文哲對台灣價值做出決定,也得考量基層感受,「台北市是都會選區,選民考量選舉時資訊較豐富、較快,北市人選不需要急於一時,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我們做出最周全的決定,比做個快的決定來得重要。」

呂秀蓮參觀公仔店,說自己想藉由這次選舉和年輕世代對話。

轉述蔡總統回應,呂秀蓮淡淡地說:「我一直對民進黨和蔡總統寄予希望,希望他們有足夠的政治智慧來判斷。」然而訪問到一半,問她睡眠品質好嗎?她忍不住又嘀咕幾句,「這次的選舉是非常弔詭,哎,蘇貞昌沒有要選,大家要拱他選,我要選,偏偏不讓我選。」

今年2月2日她宣布參選,《蘋果日報》相關報導有214則網友留言,奚落的比支持多,「無事可做真的很辛苦、又沒有伴侶,刷刷存在感罷了!阿嬤啊⋯⋯」「台北市不需要老太婆來管事」。我們社會輿論是這樣,除了藍綠對立,還有性別對立和年齡對立,而呂秀蓮是女人,也是老人,等於是雙重的弱勢。被嘲諷祖母綠,她借力使力,親擬文宣,「祖母綠在埃及豔后時代就是稀世珍寶,台北市女多於男,60歲以上人口63萬,也是長壽城,祖母綠出征當仁不讓。」她不服老。是了,因為不服老,專訪差點破局。

呂秀蓮風雲台灣政壇數十載,企圖重出江湖,證明自己寶刀未老。

訪問前1個小時,祕書來了電話,說呂秀蓮看了訪綱,其中一題「可曾想到要在墓誌銘上寫什麼,希望大家怎麼記得她」,她生氣了。之所以這樣問,乃她年輕時罹患甲狀腺癌,我們想知道鬼門關走一遭的人,人生暮年會有怎樣的生死觀,但她以為我們是觸霉頭。祕書好說歹說才安撫住她的情緒。訪問開始,她一襲白色洋裝亮相,劈頭便說衣服是20年前裁製的,現在還穿得下,「怎麼樣,看起來很年輕吧?」

「生日是你到地球報到那一天,年齡是我比你早報到,並不代表我比你老。」她發表年輕宣言,用台語說呂秀蓮就是愈老愈少年,過去2、3年地球跑遍了,南至紐西蘭、阿根廷、馬丘比丘,北至丹麥、瑞典、冰島,「我要挑戰年齡歧視,年長的人看到我,就像是以前的婦女看到我,覺得我是他們的代言人。我要代表為台灣奮鬥過的老一輩出征。」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