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岳威

那年車禍後整日在醫院,理容院工作沒了,車禍理賠呢?「我不懂法律,超過6個月民事訴訟期限,法院不受理。」客運公司不久後倒閉,更是求償無門。肇事者是年僅三十多歲的原住民司機,他個人賠了50萬元,再加上長明慧在學校的保險100萬元、意外險50萬元、客運公司保險100萬元,連死亡理賠100萬元都提前領了,東湊西湊,勉強夠支付大半年來的醫療費用。

只是,前夫竟在這時出現,要求先「借用」女兒的保險金,讓廖婉茹氣得在醫院與前夫大打出手⋯。她陸續給了他70萬元,講到這段,她語氣中只有認命和無奈。

每天按摩、翻身拍背、在耳邊說話,女兒冒汗抽搐咬牙,怕會咬傷舌頭,還得墊著繃帶,最絕望的時候,連續3天沒睡覺,只好讓兒子長家民轉學到高雄,托給親戚照顧。白天有空則四處求神拜佛,磕頭磕到瘀青,求聖水、引魂魄、三步一跪都試遍了。

長明慧(中)每天下午都會在教養院練習地板滾球,還擔任隊長。
長明慧(中)每天下午都會在教養院練習地板滾球,還擔任隊長。

甦醒的那天,是母親節前一個禮拜。「我躺在床上抱著她跟她聊天,我說鼻胃管像大象的鼻子有這⋯麼長,她就笑出來,眼睛突然張開。我說叫媽媽,她很想講話卻講不出來,第一句話就是『啊⋯媽。』」確定醒過來後,廖婉茹高興了三天三夜睡不著覺。

「我一直祈求,我相信上天聽到了,女兒也聽到了。」說也奇怪,長明慧甦醒後,告訴媽媽,記得自己昏迷期間看到戴帽子、留白鬍鬚、手持拐杖的土地公在照顧自己,赤腳睡在神明腳邊,吃著餅乾。廖婉茹不知道是哪個宮廟神佛起了作用,但更虔誠相信有神明存在。

人生無望 鬧跳樓自殺

前半生辛苦賺錢、認真養小孩,女兒卻遭禍,「可能我上輩子殺人放火,這輩子要還。」她不怨,女兒出院後,有半年時間仍用鼻胃管灌食水果泥和流質食物,她像從頭養育新生兒,以兒童用折疊桌重新教注音符號,陪女兒看韓劇《火花》的字幕學認字,阿拉伯數字勉強數得出,加減乘除卻完全不行。「車禍前的事她都忘記了,我會提醒她,比如她小時候炒蛋忘記放油、用打火機點火燒報紙、偷穿高跟鞋畫口紅⋯,給她提醒,記憶多少還是有的。」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