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岳威

長明慧對昏迷那8個多月的記憶是空白,智商也停留在10歲。廖婉茹像多了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女兒,「她個性很活潑外向,如果沒出車禍,搞不好跟男朋友跑了。」長明慧小時候的夢想是當護士,渴望照顧別人,現在的夢想變得很原始,「她想交男朋友啦!我說妳怎麼交?有誰願意24小時照顧妳?」

只有母親是心甘情願的。長明慧國中的時候,常覺得一輩子坐輪椅人生無望,耍脾氣、鬧跳樓。「我永遠不能站起來了,是廢物,讓妳這麼辛苦,我從窗戶跳下去好不好?」廖婉茹一勸再勸:「這是我們的命,媽媽好不容易把妳救回來,就會陪妳一輩子。」半年後憂鬱陰霾才逐漸散去。她跟長明慧開玩笑:「皇帝出一張嘴,妳不用工作,媽媽就幫妳做好好,不是比皇帝還好命?」

禍當成福來享,歹命也活成了好命。9年前長明慧上了宜蘭特教學校,廖婉茹頂下一間理容院,自己開店當老闆。「下午就帶明慧到店裡,她都陪我坐在門口,還會招呼客人『老闆裡面坐喔!』『謝謝光臨,有空再來喔!』我打掃、作帳,她看電視,累了就在沙發休息。」

但理容院三不五時被臨檢,身心壓力極大,有一次店裡小姐偷做性交易被抓到,她雖不知情,但負責人也有責任,「我帶女兒出庭,說我是為了生活,要養這個女兒,不得不做啊!」她被判緩刑2年,於是乾脆把店頂給別的小姐做。

週末長明慧回家,廖婉茹帶著女兒到賣場採買零食與日用品。
週末長明慧回家,廖婉茹帶著女兒到賣場採買零食與日用品。

 

湧泉以報 替女做功德 

現在廖婉茹把希望都寄託在兒子長家民身上,他今年23歲,正在服志願役,月領4萬多元薪水照顧母親、姊姊,還有腿腳不方便的外婆。長家民說:「我沒辦法像媽媽照顧這麼周到,只要姊姊在家,我們都不會走遠,有時出去吃飯吃到一半,就要趕回來帶她上廁所。」媽媽會老,以後不在了怎麼辦?他淡淡地說:「這就是必須面對的命運。」長家民從小看著母親的辛勞,買回一個便當,只吃一口飯一口菜,整支雞腿都留給他,小時候以為媽媽不愛吃東西,後來才知道,是忙到沒時間吃。

這天下午,我們跟著母子3人從伊甸宜蘭教養院離開,到大賣場採買、吃午餐,然後到公園散步、餵魚、看風景。廖婉茹推輪椅、抱女兒上車、餵飯,無微不至。她一邊扳著女兒因張力強而捲曲的手指,一邊說:「你們看,她到現在手腳恢復成這樣,已經算很好了,她一點一點好起來,辛苦都值得了。」

週末長明慧回家,廖婉茹帶著女兒到賣場採買零食與日用品。
週末長明慧回家,廖婉茹帶著女兒到賣場採買零食與日用品。

廖婉茹教育女兒接受事實,不可能回復成原來的樣子,「我認為她現在已經接受自己終身殘障了。」雖然走不快,她承諾會帶著女兒緩緩前行。

女兒甦醒後,她到羅東國小當志工做資源回收,還每月捐3000元給慈善機構,說是幫女兒做功德。要還的人情很多,「我做人是這樣,你給我一分,我會還你三分。」毫無怨尤。

採訪結束臨上車前,長明慧又像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對我們揮手:「我會加油,我們會愈來愈、愈來愈好。」她甜美的聲音飽含著滿滿的愛,毫無憂思,由衷地依賴、相信著母親。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