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瓦斯爐盤的生意步上軌道,但黃清山危機意識強,又推出「潔利絨」菜瓜布、抹布,並從菜瓜布延伸至上游的不織布。不過,眼見台灣製鞋產業發達,黃清山一度跑去開人工皮革廠,卻大虧3,000萬元,「25年前的3,000萬元,你可以想像嗎?」

「那不是我專業的東西,技術門檻也高,我敗得很慘、一敗塗地,差點把之前賺的全部虧掉,幸好家裡賣了一塊地幫我補貼,幸運之神也照顧我,有讓我轉過去。那時我很強烈地認為,我就是要往上游去做,所以後來我改做面膜,要賺錢就要慢慢往上游做大。」

1988年,黃清山雙管齊下,一面壓低不織布原料的利潤搶單,一面買進高價機器,生產品質穩定的不織布,製作胸罩用襯棉品,成為台灣華歌爾、黛安芬的供應商。

黃清山危機意識強,幾經轉折,將公司生產重心放在生產不織布。
黃清山危機意識強,幾經轉折,將公司生產重心放在生產不織布。

「有的工廠是1億元以上的機器不買,我們是1億元以下的不買。」黃世鐘說:「碰上客訴,老闆馬上飛去處理,明天不能到、後天也會到,有什麼問題見面三分情,客人本來很氣,看到你人來了,就算了。」

2005年在品牌商邀約下,黃清山前進浙江平湖設廠,並交由弟弟黃和村坐鎮,今年則揮軍印度。考量印度宗教、文化問題複雜,他也和印度當地大學合作,邀請印度學生來台攻讀碩士,並當儲備幹部,目前南六的台灣廠內已有5位印度籍的種子教官。

南六曾推出「潔利絨」菜瓜布,現已停產。
南六曾推出「潔利絨」菜瓜布,現已停產。

10年前,黃清山結束高汙染的菜瓜布事業,全面進軍面膜、溼紙巾與衛生棉表材等領域,拿下聯合利華與多家日本大廠的訂單,晉升台灣最大面膜製造商,自有品牌詩柔面膜也賣進郵局。

那麼,身為台灣面膜大王的他,也敷面膜嗎?「我會啊,但我敷保溼就好,不用美白啦!」拿起一片面膜仔細端詳,看見鏡頭對著他,黃清山趕緊轉移話題:「你們不要一直拍我,你們有什麼企圖?我現在開發玉米澱粉,讓面膜布未來可以自然分解,我來看看這有什麼功效。」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