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一次黃清山到高雄幫客戶做廚具規劃,「人家太太拿了幾片錫箔做的瓦斯爐盤跟我炫耀,說這是從新加坡買回來的,台灣沒人做、很時髦,我跟她拿了一片回宿舍研究,後來在台灣鋁業公司找到這個原料。」

1978年,黃清山向家人借了50,000元買沖床與機器,開模做瓦斯爐盤,「我是台南六甲人,所以公司取名南六企業,生產的瓦斯爐盤叫『婦之友』,就是婦女的朋友。」

創業一個月後,他相親結婚,太太黃謝梅雲與弟弟黃和村負責生產,他每天清晨則到高雄中學前的菜市場擺攤,小小的3人公司就這麼動了起來,「進口的瓦斯爐盤一包10片賣50元,我賣3包100元,大家都覺得很新鮮,後來開始有人跟我批發,從高雄、台中賣到台北。」

青年時期的黃清山。(黃清山提供)
青年時期的黃清山。(黃清山提供)

「以前很流行講百萬富翁,我們最好的時候,一個月營業額做到100萬元。」黃清山說得驕傲,「我小時候沒錢,人生賺到第一桶金,真的很高興。」

早年支票、匯款不盛行,黃清山自己送貨、收款,「我老婆的嫁妝是一台鈴木125,以前我一路騎到台北去收帳,3年後才買貨車,晚上睡在車上,還被警察誤認為是小偷,我拿客戶名片給他看,他才讓我走。」

早年支票、匯款不盛行,早年黃清山得自己送貨、收款。
早年支票、匯款不盛行,早年黃清山得自己送貨、收款。

「那時我剛創業沒有錢,怎麼可能去睡飯店?」黃清山苦中作樂地說:「可能我從小比較純真,有時我睡在田旁邊,碰到下雨天,有蟲叫、鳥叫還有青蛙叫,這是田園交響曲,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快樂。」

小時候跟著堂弟們玩在工廠的長子、南六董事長特助黃世鐘回憶:「我爸以前就是校長兼撞鐘,他騎摩托車整個台灣跑,常出去一個禮拜才回來,所以我小時候很少看到爸爸。」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