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個性憨慢古意的南六企業董事長黃清山,來自台南六甲一個務農家庭。身為長子的他,為了帶家人脫離貧窮的生活,專科畢業後什麼工作都嘗試,做過飼料廠、汽車零件廠的工人,也當過廚具業務,最後靠著一片薄薄的瓦斯鋁箔盤創業,賺進人生第一桶金。

但黃清山不以此為滿,他危機意識強,有感傳統產業若無法持續創新,未來只有被淘汰一途。他陸續跨足生產菜瓜布、抹布等廚房產品,並往上游發展,投入不織布產業,生產溼紙巾、面膜與水針不織布,現為亞洲第二大不織布供應商、台灣最大面膜製造商,去年公司營收近65億元。

採訪這天,南六企業董事長黃清山顯得有些疲憊,前一晚因班機延誤,他一路折騰,睡不到2個小時,「妳知道有多扯?本來晚上7點就要飛了,結果凌晨才飛,到台北3點多了,么壽啊!」

黃清山說話草根性十足,可是一談到擴廠計畫,這位台灣面膜大王的精神都來了。帶我們走進年底即將投產的高雄燕巢廠,全球最大、2條寬6米的水針不織布機台巨大無比,這是南六準備攻城掠地的新武器。

黃清山認為,紡織業沒有投資就沒有產能,只能往前衝。
黃清山認為,紡織業沒有投資就沒有產能,只能往前衝。

他細數,燕巢廠運轉後,南六在台灣的產能將提升1.5倍,加上年出貨4萬噸的浙江平湖廠,及明年第四季將助陣的印度廠,年營業額可望衝破120億元,穩居亞洲第二大不織布供應商。

「傳統產業的生命週期差不多就是10年,不懂得轉型升級,很快就會被淘汰。」黃清山說:「紡織業沒有投資就沒有產能,我們上市企業就像過河卒子,沒有後退的餘地;你不投資,股票整個挫屎,會被人家笑死。」

南六的燕巢新廠預計在今年年底投產。(南六提供)
南六的燕巢新廠預計在今年年底投產。(南六提供)

這是他的企業管理之道?黃清山大笑:「我不知道怎麼講,因為我是鄉下人,鄉下人就很笨,笨就用心做,我買德國、法國進口的機器唌(台語,引誘)客人、唌到他流口水、唌到他喜歡跟你買,客人認同我們,我們就感恩。」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