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8.10.08 22:58

【國旗屋番外篇】沒有〈國歌〉沒關係 罵我不愛國也願意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影音|何懿原

張老旺自稱無黨無派,完全中立,為了證明自己,他得意提及馬英九曾和他合照的同時,也強調鄭文燦頒發過獎狀給他。他再三強調自己真心愛國旗,不收任何金錢贊助,「不然我還會紅嗎?」今年資金短缺,他索性在升旗現場立牌「募旗」,附上廠商電話,歡迎大家捐旗。

他把人生限縮到一面國旗上,以那為圓心,談的、做的,都離不開國旗所能延伸的範圍,也就難免「泛政治化」。我問:「那麼,有投票給民進黨過嗎?」初次拜訪,他可能為了「不要自我設限」,說有,直到二訪時,才在錄影機前改口:「也不是投啦,就是棄權啦。」

問他原因?他感嘆地說:「國民黨有那麼好的江山,就是不知足,不去好好照顧,才把它丟掉了。」不投票,是他最大的極限。兒子張國中記得很清楚,從小會被提醒「國民黨比較好」,直到2008年,馬英九第2次選總統時,爸爸才說不投了。

從此再沒投過票,專心一致為國旗,藍綠如何,都沒有青天白日滿地紅重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升旗典禮誰要來參與、致敬、造勢,都歡迎。他且非常投入地在我們面前,把〈國旗歌〉從頭到尾哼了一遍。我問他:「〈國歌〉和〈國旗歌〉哪個重要?」他的回答也是沒有猶豫:「我認為〈國旗歌〉重要。我對〈國旗歌〉是情有獨鍾的。講不好聽,如果人家罵我不愛國也願意。沒有〈國歌〉都沒關係,沒有〈國旗歌〉不行,我要拚命,因為它跟我太密切了。沒有它(國旗)我今天能來跟你講話嗎?我早就死掉了,被丟掉了,是不是?是它引導我到台灣來的。」

國屋旗外牆就設有升旗台,張老旺表示偶爾有教師帶學生參觀,他就會現場升旗。
國屋旗外牆就設有升旗台,張老旺表示偶爾有教師帶學生參觀,他就會現場升旗。

所以即使引用了國父的「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但所謂的大事,其實為的也都是自己的鄉愁。不禁令人揣想,那面國旗還能象徵的,是否全是些不復存在之人事物:童年、父母……

以及位在他國的故鄉。我問他怎麼看待五星旗?他閃躲地說:「我只是個老百姓,不喜歡講這個問題。」我一路逼問,他無法接受台獨,我就問:「如果台獨,但保留國旗呢?」他說反正就是無法接受。「但如果統一之後,只剩五星旗呢?」他當然還是無法接受。

無路可走了,他只好說:「我能怎麼辦?反正那時候,我(應該)已經死掉了。」我又問:「過世那天,會希望國旗蓋棺嗎?」正自責是否逼人太甚時,他就以非常坦然的語氣說:「沒有。我相信人死了就像做夢一樣,我們眼一睜開是天亮了,只是人死了永遠不會天亮,永遠沒有,烏有。」

唯一的心願,是死後有人接手這「國旗事業」,繼續掛國旗,辦升旗典禮。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