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雅語中「Liàsi立婭思」有創新與挑戰的含意。因為一次台灣酒研學習之旅,擁有SSI日本酒最高資格酒匠認定資格的清酒達人歐子豪,成了不老部落原根職校的一名老師,又與部落族人一起用一場新穎未知的實驗,大大翻轉小米酒的既有印象。

一年四季幾乎都隱身在朦朧雲霧中的不老部落。

你有過因為某種味覺,而記起某個地方嗎?初入口時帶著乳酸飲口感,而後金棗的酸甘甜瀰漫口中,讓我想起寒流來襲那天,在「不老部落」的霧雨朦朧。坦白說,小米酒其實不是我在平常生活中會接觸的酒飲,第一次造訪部落,就是來試喝實驗釀造的成果,心裡還真有那麼點忐忑。沒想到日本麴搭金棗,居然釀出了刻在我心裡的小米酒,是回到台北還念念不忘的滋味。

Liàsi立婭思實驗試釀酒的成品,都擺放於釀酒室中。

那一天在不老部落舉行的小型試飲會,試釀的日本麴搭金棗小米酒是多數試飲者的票選第一名,歐子豪卻陷入兩難,因為另一支以當地富含礦物質的天然水誘導乳酸菌釀成的小米酒,本身不穩定因素極多,從實驗開始到整個過程,都讓他緊張得睡不著覺,沒想到開瓶試喝時,居然散發出微微的柑橘香氣與水牛起司風味,讓他又驚又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