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歡和李明亮資政吃飯,他爽朗健談逗趣充滿智慧,往往讓你忘了他是德高望重的長者。之前和他在「頤宮」和醫界後輩餐敍,一道「酸菜筍殼魚麵」讓李明亮及夫人念茲在茲,沒多久又邀我吃飯,指名要吃酸菜筍殼魚麵。

李明亮資政,我不習慣叫他資政,大多稱他校長,有時候也和朋友們沒大沒小喊他亮哥。他是慈濟大學創校校長,阿扁時期的衞生署長,抗煞英雄,也是健保制度的推動者。退休後大部分時間在美國含飴弄孫,蔡英文請他出任總統府資政後,常為台灣的醫療,尤其是健保制度提供意見。我和校長三天兩頭在音樂會碰面,他認為媒體要多深究事物的真相,所以碰到我就喜歡拉著我聊。

疫情之前,有一天李校長來我公司聊三代健保規劃,說健保制度可長可久要如何做云云。說著說著要我把調查組整組記者找進會議室,他在白板前不厭其煩地講解健保制度下一步該如何如何,做了整整2個小時的專題演講。

他認為,政策要透明要溝通,許多政策在推動之前,不要怕和媒體溝通,媒體越深入了解議題,他的報導越能讓大家了解政策。後來疫情爆發,他也提出多項有效的防疫建言,而且強力主張台灣要研發自己的疫苗。這是李明亮嚴肅的那一面,另一面則是我最常接近的老頑童的那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