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把威士忌從「年分」、「過桶」等名詞中剝離,改與「風土」、「生物動力」、「農業」連結,它會成為一瓶什麼樣的威士忌?蘇格蘭酒界傳奇人物Mark Reynier,在愛爾蘭創立的WATERFORD沃特福蒸餾廠,給出了很不一樣的答案,這個答案在保守的威士忌業界掀起漣漪,甚至吸引英國王室成員特地去拜訪,也為新世代威士忌立起了標竿。

今年4月,英國王儲威爾斯親王查爾斯與妻子康瓦爾公爵夫人卡蜜拉,聯袂拜訪位在愛爾蘭的WATERFORD沃特福蒸餾廠,與首席蒸餾師Ned Gahan一起品嘗了兩杯生物動力法威士忌。威爾斯親王對用生物動力法種植的大麥以及如何釋放威士忌最天然的風味充滿探究興趣,於是又到田裡拜訪農夫,在那裡喝下當天第三杯、以單一農場大麥製造的沃特福威士忌。

向來喜愛威士忌的英國王儲威爾斯親王查爾斯,忍不住將世界第一款生物動力威士忌一飲而盡。(沃特福威士忌提供)
威爾斯親王查爾斯參觀完酒廠,還興致勃勃地到田裡拜訪種植大麥的愛爾蘭農夫。(沃特福威士忌提供)

吸引威爾斯親王一喝再喝的,是世界第一款獲得國際Demeter認證、由生物動力大麥製作的「生物動力法Biodynamic Luna 1.1月神威士忌」,也是沃特福桃花源系列的最新代表作,這個系列的上一支作品是「有機農法Gaia 2.1蓋亞威士忌」。從葡萄酒跨足威士忌的沃特福首席執行官Mark Reynier說:「我在職業生涯中,曾有幸品嘗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看到越來越多釀酒人用生物動力法尋找風味的強度和純度,如果葡萄可以,穀物為什麼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