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隨便開一家店的門,裡面的媽媽都是從年輕做到現在。以前沒有好好珍惜自己,年華就這樣老去。」美濃屋媽媽陳秀珠語氣不是批判,而是不捨,「她們9成以上不是父母重男輕女,就是被金錢勒索、情緒勒索,當成ATM。」

初時店開在四條通,每日看著比電視劇更心酸的情節,每日都有被現實所逼,困在這兒半輩子的苦命紅顏上門訴苦,「有個女生一出生爸爸就死了,國中畢業後當女工,輾轉到紅燈區,媽媽今年走掉,她也快50歲了。」

在條通24年,一樣被稱作媽媽,陳秀珠賣拉麵而非賣溫柔、曖昧,但在她身上卻能看見《華燈初上》眾女角的各種特質。她跟「蘇媽媽」一樣堅持完美、好勝不服輸,但義氣相挺、豪爽乾脆更像是「Rose媽媽」。帶在身邊的徒弟賴喆洋其實是好友的兒子,孩子4歲時好友過世,單身的她毫不猶豫接手照顧,雖然有6年時間,賴喆洋被父親送到私立中學念書,但一成年,立刻就回來找「媽媽」。二人相處模式逗趣,不時鬥嘴,賴喆洋抱怨:「我交女朋友,她覺得不行,就叫人家走。」陳秀珠立刻反擊:「你害我這輩子沒嫁人就當惡婆婆。」

美濃屋初時在四條通、長安東路一段開業,裝潢相當日式。(美濃屋提供)

她也像Rose媽媽一樣不吝於行俠仗義、幫助他人,「不管是酒店、麵店、料理店,甚或是條通裡的路邊攤,待客都不能忘記熱情、溫情,這才會讓人家懷念,才能走得長遠。」十多年前一名酒商業務,孩子剛出生缺奶粉錢,推銷時卻沒人理會,在店裡一臉落寞地吃著拉麵。陳秀珠知道後,隔日帶著他一家一家拜訪,成交多筆訂單。

陳秀珠在艋舺出生,待過營造業,性子烈、講話直接,這部分倒是跟「阿季」有幾分相似。開店遇到不合理的人事物,菜刀拿著就殺出廚房。賴喆洋爆料,「她就有時候講一講,『哩去死啦』『靠爸、靠母』就會出來,我跟她說這樣不行,會被告、罰錢,她就發明『你去叉叉 你娘叉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