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迪 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六福旅遊集團執行長莊豐如從小在飯店長大,對她來說,飯店就是家,遊樂園是工作場所,從事旅遊業的一家人,反而很少一起出去玩,也養成她極ㄍㄧㄥ的個性。

採訪六福旅遊執行長莊豐如,不難感受到她很ㄍㄧㄥ的個性。旗下有5間飯店和2個樂園等品牌,只要和集團策略有關的問題,她都答得特別小心,惟有在鏡頭之外,她才願說起一些私下的自己。

回憶起祖父莊福(右),莊豐如(左)說從小就陪祖父母住在六福客棧,兒時生活幾乎都在飯店裡度過。

因為是獨生女,從小她被母親訓練獨立,3歲被送去參加3天2夜的福隆夏令營,一點都不害怕。「裡面我最小,比我大一歲的一對雙胞胎一直哭,哭到晚上只好回家,我都沒有耶。」一直很有主見,小時候她連洋裝都自己選,不讓別人決定。

習慣表現堅強面,也許是她當執行長後,替自己上的保護色。不過提到在美國讀書的日子,她忍不住感觸,「在美國有一度我也有點憂鬱,應該是大學時期,因為很孤獨。我住的地方是白人區,離朋友住處至少半小時以上車程,不太可能相約,也怕打擾別人,所以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難得揭露一點柔軟,她又急著堅強,「過了那段,我就覺得沒什麼不能過了。」

家族從事旅遊業,莊豐如感嘆,一家人反而沒有時間出去玩,「小時候我每個禮拜都會去六福村,可是其實我是跟著去上班,我們沒有什麼旅遊,所以週末都是家庭日。」兒時和爺爺一起住六福客棧樓上,莊豐如兒時還會在爺爺房間裡打地鋪睡覺,家庭和工作一直密不可分。

如今六福皇宮收攤,謹慎的她雖表示,將尋找機會另開新飯店,未來的挑戰,勢必更艱困巨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