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怡靜    攝影|林俊耀    影音|許哲綱

去年,吳依凡懷了第二胎,她和先生林冠佑帶著大女兒林芊羽去拍全家福,母女兩人穿著優雅的白紗禮服,林芊羽坐在爸爸腿上,眼神明亮,左手貼著媽媽的肚皮,裡頭是林家二女兒林宓霏。美麗的全家福是滿滿的幸福,但笑容背後曾有的也是眼淚。

吳依凡坦言,許多人問她,家有罕病兒,怎麼還敢生第二胎?一句看似尋常的問句,卻默默刺傷她們的心。吳依凡說,自己從小就喜歡孩子,每當親戚朋友生了小孩,她總是迅速衝去看寶寶。帶大女兒林芊羽出門,她也享受著裝扮女兒的樂趣,總是把她打扮成小公主。

得知懷第二胎時,她和先生又驚又喜也憂慮,兩人低調決定先確定孩子胚胎是否沒有問題,「我們去婦產科檢查,基因治療師告訴我,如果檢查絨毛的狀況是ok的,就會打電話跟我說。但如果不能生,就會要我回去看報告。」

環島17天,才幾個月大的二女兒林宓霏(中)全程參與,途中休息時,吳依凡(右)就會抱著她下車晃晃,也跟林冠佑(左)聊聊天。
環島17天,才幾個月大的二女兒林宓霏(中)全程參與,途中休息時,吳依凡(右)就會抱著她下車晃晃,也跟林冠佑(左)聊聊天。

一週後的某日早晨,補眠中的吳依凡昏昏沉沉中接到電話起初以為聽錯了,重複對電話裡的對方說:「對不起,你可以再跟我說一次嗎?」對方再說一次,腦袋一片空白的吳依凡相信是真的了,痛哭著打給先生:「居然可以生耶,可以生耶!怎麼辦……」先生林冠佑在電話裡驚呼,傳來笑聲。

但看著她一路辛苦走來,家人得知她懷孕時的反應全是不捨,還有親友哭得唏哩嘩啦,擔心她們再度承受傷害。直到有次帶林芊羽去台中榮總看癲癇,「醫師知道我懷孕,對我說,媽媽,恭喜妳啊!很替妳開心。」那時吳依凡已懷孕十幾週,也是第一次親耳聽到祝福,「我很激動,也很感動……」

一對女兒是林冠佑(右)最愛的寶貝,但他也坦言,林芊羽(左)仍是全家的重心。
一對女兒是林冠佑(右)最愛的寶貝,但他也坦言,林芊羽(左)仍是全家的重心。

我好奇,夫妻倆怎麼跟宓宓介紹姊姊呢?吳依凡笑了:「我都說,她是我的寶貝,她是妳的姊姊喔。妳要很謝謝姊姊,很感謝姊姊。因為姊姊出生,妳才能得到健康的身體,才能來跟爸爸媽媽和姊姊在一起。我也相信,芊羽不會是妹妹的負擔,反而會讓妹妹了解愛的定義,或是更同理其他身心障礙者,知道他們需要的是幫助,而不是歧視或霸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