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佔地2054坪的栗田庄民宿,因主人陳智夫一家人都愛動物,偌大園區養著馬爾濟斯犬「駙馬」與邊境牧羊犬「圈圈」,1隻奶奶級大黃貓「阿比」,小池塘白鵝、綠頭鴨優游,一度公鴨們爭風吃醋,互啄到幾乎快禿頭,母鴨孵蛋常引來大蛇覬覦,面對豐富物種,陳智夫仿效在地原住民,盡可能尊重自然界生態平衡。

「在栗田庄,我們每個人包括寵物都有自己的主顧客,有些人喜歡跟我爸聊天,有些人喜歡動物,有些客人來會帶狗狗的食物當伴手禮,各有吸引人的地方!」栗田庄第二代負責人陳志碩笑著說。父子倆都愛動物,家裡從沒停止過養寵物,記者採訪前一天,陳智夫才瞞著太太鍾綉貞,替池塘加入7隻綠頭鴨寶寶,父子不惜聯手串通「牠們是自己回來的!」

園區佔地廣,花木扶疏、大樹參天,修枝剪草不假他人之手的陳智夫笑稱:「這裡野蜂特多,剪樹時不小心碰到牠的窩,被叮得滿頭包,現在學乖了,看看四周沒人,趕快小便擦尿,很有效!不然痛死了」除此之外,母鴨下蛋總會引來不速之客––蛇。

小池塘養著觀賞白鵝,白鵝有時會爬上岸,走路模樣十分可愛。
小池塘養著觀賞白鵝,白鵝有時會爬上岸,走路模樣十分可愛。
新來的綠頭鴨寶寶,為小池塘增添一股生機。
新來的綠頭鴨寶寶,為小池塘增添一股生機。
園內生態多樣豐富,定睛一看,一隻蜥蜴棲息在樹上準備捕捉獵物。
園內生態多樣豐富,定睛一看,一隻蜥蜴棲息在樹上準備捕捉獵物。

南庄山區住著不少泰雅族與賽夏族原住民,有次原住民協助陳智夫捕蛇,抓到蛇後向夫妻倆借了鍋子與砧板,準備煮蛇湯,「我看他們大費周章疊磚生火,好奇問說『為什麼不到廚房煮,瓦斯一開不就好了?』才知道原住民間流傳,煮蛇氣味若是從屋子裡竄出,會吸引同類爬進屋裡。」

鍾綉貞超怕蛇,為減少蛇患,夫妻倆聽從客人建議,到後龍、竹南沿海一代撿拾廢棄細目漁網,「用漁網把池塘圍起來,之後蛇又來偷蛋,因為頭小肚子大,卡在漁網上,蛇越緊張越纏住漁網,最後整個卡死逃不掉,幾天後死掉發臭才被發現。」鍾綉貞一臉驚恐地說:「我曾在雨後上山清水管,看到3隻大蟒蛇綣曲在石頭上曬太陽!」早年青蛙多,蛇的數量相對也多,近年2種生物數量越來越少見。

對蛇頗有研究,陳智夫如自然老師般,抽考我和攝影記者「你們知道以前農夫怎麼對付偷蛋的蛇嗎?」見我們猛搖頭,他才公布答案:「蛇吃東西會先吃進肚子裡,然後找樹,身體纏在樹上,一用力肚子裡的蛋就破了,再把不要的吐出來,農民會把蛋裡放針,蛇吃下蛋,隔幾天再到樹上找,肚子裡的針把蛇活活釘死在樹上。」

春末夏初小溪畔有不少螢火蟲,點點浪光好不浪漫。(翻攝栗田庄官網)
春末夏初小溪畔有不少螢火蟲,點點浪光好不浪漫。(翻攝栗田庄官網)
炎炎夏日,遊客捲起褲腳就在小溪玩水,山泉水清涼消暑。
炎炎夏日,遊客捲起褲腳就在小溪玩水,山泉水清涼消暑。

解決蛇患後,小池塘依舊不平靜,陳智夫發現,鴨子們發情後,母鴨竟錯亂一直找母鴨,爭風吃醋的公鴨會互相打架,幾乎快把彼此背上的毛給拔光了,「我好煩惱,想說趁鴨子進食時把他們抓起來隔離,但怎麼樣都抓不到!」剛好有位客人是師大教授專門研究動物,告訴陳智夫這是自然現象,要他別插手干預,果不其然,不久後就恢復平衡。

栗田庄不僅是民宿,也是陳智夫祖孫三代與二隻狗狗的安樂窩。
栗田庄不僅是民宿,也是陳智夫祖孫三代與二隻狗狗的安樂窩。

栗田庄的自然環境吸引不少旅客,連台北市立動物園園長金仕謙也多次帶家人前來度假。在台北經營旅行社、日日往返台北苗栗的陳志碩笑說,金仕謙教育小孩的方式很特別,晚上吃完晚飯,他會要小孩戴著頭燈去找樹蛙,「有次我跟著去,他直言草叢裡會有蛇,還分析按照當時的季節應該是青竹絲,結果我們拿著樹枝一撥,真的就看到一條青竹絲。」

「他每次來我都排除萬難,一定要跟他聊天!」讓陳志碩記憶猶新的還有,早上吃早餐時,頭頂上飛過一群鳥,低著頭啜飲咖啡的金仕謙,隨口就能解說是什麼鳥,不同季節有不同侯鳥飛過,另類教學相長,成為經營民宿的無形收穫。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