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06.14 02:59

【點滴女王番外篇】嚴厲公公人人怕 只有她敢據理力爭

文|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被南光創辦人陳旗安欽點為長男的媳婦,總經理王玉杯嫁進南光那天開始,公公便宣告退休。她形容公公極有威嚴,不說話時,員工看了都會怕,但惟有她敢據理力爭,因為「他很疼我啦,我是他親自選的媳婦。」

南光化學製藥創辦人陳旗安白手起家,1970年交棒給兒子時,希望找到得力助手幫助家業,於是幫兒子安排相親,選中就讀北醫藥學系的媳婦王玉杯,她回憶:「我嫁進來那天,公公就退休了,管都沒管,偶爾來公司坐一坐就離開。」

由於陳旗安很信風水命理,一位算命師告誡,他的好運只到47歲,於是王玉杯進門後,他把所有工作都交接給長子陳立賢與王玉杯。公公的形象威嚴肅穆,王玉杯說,「他只要站起來,眼睛一瞄,每個員工都很怕。在他面前,連他的4個兒子都不敢講話,他的話就是命令。」但惟有王玉杯,敢和公公據理力爭,「我不怕他,其實他很疼我啦,因為我是他親選的媳婦。」

公公陳旗安(中)將藥廠交棒給長子陳立賢(右),儘管陳立賢沒有接班意願,也不敢違抗父命。(南光提供)
公公陳旗安(中)將藥廠交棒給長子陳立賢(右),儘管陳立賢沒有接班意願,也不敢違抗父命。(南光提供)

相較於公公相信命定論,王玉杯則是鐵齒的人,「我回過他人定勝天,他說哩卡勞也頂不過天一撇(台語:人再厲害也敵不過天),還說落土八字命。」家族成員裡根本沒人敢和公公爭論,當時王玉杯的行徑已算大膽。

但兩人相處時間很短。王玉杯嫁進南光後,每天凌晨5點半進調劑室調藥,公公則是7點出門,熱心於寺廟活動,兩人交集時間極少。婚後王玉杯想去蜜月旅行,公公只有一句,「以後再說。」從此她的青春被工作掩埋,蜜月無期,卻迎來苦日。

王玉杯接掌南光時,南光還只是20人的家庭工廠,就位在住家旁邊。(南光提供)
王玉杯接掌南光時,南光還只是20人的家庭工廠,就位在住家旁邊。(南光提供)

1970年,藥劑仍以手工調製,步驟繁瑣耗時,掌握配方的王玉杯必須親自秤藥、投藥、攪拌、溶解,有時還幫忙包裝,一人身兼5份工。當時她體重只有40公斤,一桶藥劑原料重達50公斤,「沒有電梯啊,就在樓梯上慢慢滾。」常常她忙到用餐時間過了,員工全吃完,桌上剩魚刺、骨頭,碗裡白飯只能配殘羹剩肴,和鹹鹹的眼淚。

帶領南光從20人的家庭工廠,走向年營收15億元的上櫃公司,是命運或人為已不重要,得失之中,王玉杯回顧一路顛簸,滋味是苦或甜,都只能獨自承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