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強調自己是技術本位,而非行銷市場派,王玉杯說,當時代進步,點滴從玻璃瓶裝,演變成塑膠瓶,再到塑膠軟袋,市面上產品都是PVC(聚氯乙烯)材質,但她拒絕使用,「PVC軟袋黃黃黏黏的,很像尿袋,又含塑化劑,不只有環保問題,還會損害肝與腎功能,我投資就是要一步到位,不要為了市場隨便生產,更浪費時間和成本。」

寧願少賺錢,王玉杯耗時5年,和美國廠商共同開發醫藥用PP軟袋,1996年從德國進口全自動PP軟袋製袋充填設備。個性追求完美,卻讓南光丟失點滴王國的寶座,「因為這個產品,我慢了永豐化學5年,他們已經打出品牌形象,我們的要賣就困難了。而且這個材質成本高,健保價卻一樣,點滴市占率就沒那麼高了。」

不想削價競爭,近幾年王玉杯力求轉型,建造癌症無菌針劑產線,且研發預充填注射劑與預混式輸注液。王玉杯介紹,這種即用型針劑不只縮短抽藥調製混合的時間,也降低醫療疏失風險,「現在重心會放在急重症用藥和抗衰老,不衝業績,衝毛利。」四個兒子皆曾在國外留學,目前積極開拓國外市場,尤其全世界藥品市場中,美國占3成,很有開發潛力。

PP軟袋(左)與PVC軟袋(右)比起來,色澤較透明,質感也不黏稠。
PP軟袋(左)與PVC軟袋(右)比起來,色澤較透明,質感也不黏稠。
南光首創預充式針筒,不需抽藥混合,可直接使用,降低醫療疏失的風險。
南光首創預充式針筒,不需抽藥混合,可直接使用,降低醫療疏失的風險。

與先生共用辦公室,上下班也同進出,下班時間一到,王玉杯準備搭上先生專車返家,她忍不住哀怨:「上班同空間已經沒有祕密,被監控啦,下班去哪裡還要他載,配合他的時間,我很沒自由,這是我公公高明之處啦,怕我們吵架後,我開車離開。」公公過世前不准她開車,王玉杯考到駕照後,請來業務談買車,每次都被公公趕走,久而久之喪失開車技能。陳立賢在旁大笑緩頰:「我父親為她安全著想,她想到那邊去。」

南光首創預充式針筒,不需抽藥,可於靜脈幫浦或輸液幫浦直接使用,以電腦精密掌控流速,適用於急救或重症治療。
南光首創預充式針筒,不需抽藥,可於靜脈幫浦或輸液幫浦直接使用,以電腦精密掌控流速,適用於急救或重症治療。

如果擁有時間和自由,王玉杯也能愜意畫幾幅喜歡的國畫,或隨興走進市場,像個平凡歐巴桑,拎著菜籃逛上1、2個小時,向攤商殺價買菜,「想做什麼就做的生活,我真的好羨慕。」

王玉杯(右)與先生陳立賢(左)的辦公室是同一間,她搞笑說,自己被先生監控。
王玉杯(右)與先生陳立賢(左)的辦公室是同一間,她搞笑說,自己被先生監控。

她的心願像根小火柴,輕輕一劃便燃起短暫溫暖。但公事仍堆積如山,她依然是事必躬親的長男媳婦,帶著工作,她吹熄火苗,上車回到另個辦公的地方。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