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最早期點滴以玻璃瓶裝,南光市占率超過一半,因此被稱點滴王國,總經理王玉杯率領20個員工,規模等同家庭工廠,每月營業額卻能做到200萬元。直到4個兒子陸續出生,她家庭事業兩頭燒,得了嚴重偏頭痛,「先生腸胃不好,小孩半夜哭要喝奶,我趕快抱起來,很怕吵醒他,幾乎整夜沒睡。」

王玉杯母親看不下去,幫她帶孩子,還自掏腰包買奶粉、尿布。想起母親的疼愛,王玉杯皺了下眉,眼裡蓄滿虧欠淚水,「很心酸,我透早做到透暗,和先生2個人薪水才3,000塊,沒賺一毛錢給媽媽,還靠娘家帶小孩,那是我很不願看到的事。」委屈語氣裡,充滿無能為力的感慨。

1974年,南光產量漸增,王玉杯決定買下新化土地,擴建工廠,300多萬元買地費用,也是母親借來的錢,「我媽媽人際關係很好,一些安平布商知道她有需要就借她。」當時她個性軟弱,母親總是慷慨相助。

王玉杯(左)的母親(右)很疼愛女兒,幫她帶孩子,還補貼她奶粉、尿布,從不向她拿一毛錢。(王玉杯提供)

土地錢有了,為了向中華開發信託借貸蓋新廠,27歲的她和會計抱著厚厚幾本家庭記帳簿,搭自強號晃到台北。她記得財務長的辦公室位在地下1樓,那條陌生的樓梯好寬大,2個小女孩才踏第一階,對方大喊,「你們要幹嘛?」她們嚇得倒退好幾步,還被反問:「這種公司要借什麼錢?」2人只好洩氣回家。

後來王玉杯邀對方到台南參觀工廠,壯膽對他說:「其實我們不是沒錢蓋廠,只是家族企業必須這樣,對外說資金來自銀行,比較好聽。」終於中華開發借給她1,200萬元,原本分5年還款,王玉杯提前2年還完,「我很捨不得利息。」曾是凡事依賴母親的膽小女兒,不得不為環境堅強。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