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8.06.14 02:59

【點滴女王】母親疑用藥失誤過世 懂藥的她自責一生

南光化學製藥總經理王玉杯專訪四

文|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能力漸漸強大,王玉杯內心仍有一處憂傷深不見底,靜止在媽媽過世那一刻,「我一輩子欠我媽媽,她因為幫我帶小孩身體才不好,曾經血壓高到醫生以為機器壞掉。」後來母親失明,王玉杯懷第5個孩子時每天以淚洗面,也因工作忙,都由姊姊帶母親就診。1979年王玉杯女兒出生不到幾個月,母親過世了,原因不詳。

她手中拭淚的衛生紙,已捏得縐糊碎裂,如當時心情。強忍顫抖聲音,王玉杯說,和先生探完病,剛到家就接獲父親通知母親休克,趕到醫院,只見醫生電擊搶救無效,父親在旁呼天搶地,「我們整個癱軟掉,我先生很氣,抓著醫生說,一定是他們用錯藥,想辦記者會,又捨不得媽媽被解剖。」自責的聲音愈發沙啞,學藥的她,若能全程陪母親看病,也許可阻止憾事。

母親(右)過世後,王玉杯(左)曾長達1年走不出來,每晚睡前以淚洗面。(王玉杯提供)
母親(右)過世後,王玉杯(左)曾長達1年走不出來,每晚睡前以淚洗面。(王玉杯提供)

身為中醫師的父親救活過不少休克病患,卻救不了太太,此後他收起中醫診所,不再幫人看病。母親生前一直想和她一起出國,王玉杯趁暑假前辦好護照,卻等不到出發那天,「所以我把媽媽的護照,放在她的靈堂上。」歉疚淚水升起滾熱高溫,在心口燙下難癒的焦痂。

王玉杯很早就知道要建構GMP認證,是早期少數申請到GMP的藥廠之一。(南光提供)
王玉杯很早就知道要建構GMP認證,是早期少數申請到GMP的藥廠之一。(南光提供)

為了走出喪母之痛,王玉杯用工作清創壞死的自己,忙著蓋新廠,建構GMP認證,「台灣法規指引還沒出來時,我已經請美國微生物專家教cGMP的確效作業,一天學費要6萬元,每次上課好幾天,還得上很多次。」南光的建廠規模和製造技術遠遠走在同業前端。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