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是咖啡、甜食讓你胃食道逆流嗎?」令許多人耳熟能詳的吉胃福適錠廣告,南光化學製藥正是製作該藥的推手。曾有點滴王國的稱號,南光是國內最大輸注液專業製造廠,每五支點滴就有一支來自南光。它引進亞洲首部全自動PP軟袋製袋充填設備,也是台灣首家外銷針劑產品到日本的藥廠。

總經理王玉杯因讀藥學系,大學時被南光創辦人陳旗安欽點當媳婦,畢業即接班,青春全奉獻給藥廠。她將20人家庭工廠,擴張成年營收15億元的上櫃公司,卻悲慟失去陪伴母親的機會。點滴填滿成就,也承載淚水,年屆古稀,她只想當平凡歐巴桑,自由生活,一天也好。

南光化學製藥工廠門口旗桿上,每日飄揚不同國旗,今天輪到日本國旗高掛飛舞,象徵歡迎該國客戶查廠。為了迎賓,總經理王玉杯身著亮黃刺繡蕾絲上衣,一頭小捲髮如常梳成優雅半屏山,她自豪介紹,2001年南光已是台灣首家將針劑外銷日本的藥廠,該國前2大學名藥廠都是客戶,「在日本業界只要提到注射液,一定想到南光。」輕微的台灣國語,很有親切感。

電視廣告強打的吉胃福適,其實也由南光製作。
電視廣告強打的吉胃福適,其實也由南光製作。

身為國內最大針劑製藥廠,南光也製作錠劑、膠囊、軟膏與顆粒等,以品牌學名藥為主,一般人熟悉的吉胃福適、台灣首家上市的威而鋼學名藥「美好挺」,及藝人大S曾在書中提及的美白針都出自南光,去年營收15億元。

1996年南光更領先亞洲各國,耗資上億元,自德國引進全自動PP(聚丙烯)軟袋製袋充填設備,主打不含塑化劑,製作一體成型、全程無菌,對人體與環境更安全,當時日本的軟袋只有較硬的PE(聚乙烯)材質,因此要求南光代工。

為了打造全台首座PP輸注液軟袋廠房,王玉杯耗資上億元。
為了打造全台首座PP輸注液軟袋廠房,王玉杯耗資上億元。

回憶合作過程,王玉杯直說不容易。10多年前,她親自拜訪日本3大學名藥廠,其中1家她去了5次,負責人才肯出面見她。且日商要求嚴格,舉凡印刷油墨暈開、外包裝紙箱8個直角未折90度,通通退貨。即便如此,王玉杯仍堅持合作,希望打出品牌形象。

王玉杯的4個兒子全進公司幫忙,分別負責廠務、研發和國外市場。大兒子陳本松擔任製造處處長,他形容媽媽是工作狂:「事情沒做完她睡不著。」王玉杯在臥室擺了張辦公桌,從未在客廳看過電視,「回家就進房工作,凌晨4點睡很平常。週末家庭日我才會坐在客廳一會兒,看孫子玩。」

王玉杯(右)4個兒子皆已進入南光工作,大兒子陳本松(左)負責製造處,形容媽媽是超級工作狂。
王玉杯(右)4個兒子皆已進入南光工作,大兒子陳本松(左)負責製造處,形容媽媽是超級工作狂。

儘管塗上口紅,身著亮色服飾,王玉杯靜默時,仍難掩疲倦。回望70年人生,她說三分之二充滿心酸苦澀,「我的人生很苦,所以苦的東西我都不吃。」總有喜歡的食物吧?她無奈搖頭,沒有答案:「活到這把年紀,不知道自己喜歡吃什麼,一直忙工作,我們家食物都是董事長負責。」中午用餐時,董事長陳立賢負責點餐,偶爾夾菜給太太王玉杯,笑容格外溫暖。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