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影音|何懿原 陳岳威 曾貴禎

這段讓陳川山驕傲的歷史,得從64年前說起。陳川山的父親陳丁全,和蔡孟潔的父親蔡榮陽是當兵的同梯兄弟,退伍後,陳丁全靠養魚維生,蔡榮陽則是台南西區區公所的職員。後來2人在一位生產女用內衣的郭姓友人邀約下,決定進入成衣加工業,在台南創立新順發服裝公司。

中美牌學生服第一代蔡榮陽的妻子黃金說,早年工廠設在魚塭旁,60年代才搬到金華路現址。
中美牌學生服第一代蔡榮陽的妻子黃金說,早年工廠設在魚塭旁,60年代才搬到金華路現址。

陳川山還記得最早新順發生產的,其實是男用襯衫,「剛開始我們本來是做襯衫的,以前新順發一共有4個品牌,襯衫的牌子叫做紅桃牌、MOMO,後來才開始用中美牌為名。」

1968年,台灣推行首次教育改革,除了私立學校外,公立學校統一制服款式,男生以卡其服、褲為主,女生多是白上衣搭藍色或黑色百褶裙,樣式統一、製作相對簡單,新順發後來便只生產學生服。

因品質耐磨洗,中美牌學生服會向台南紡織購買「太子龍」牌的卡其布料,制服上也會掛上太子龍、中美牌的雙標籤。
因品質耐磨洗,中美牌學生服會向台南紡織購買「太子龍」牌的卡其布料,制服上也會掛上太子龍、中美牌的雙標籤。

因為品質耐磨、耐洗、耐髒,當時大部分的成衣廠都會向台南紡織購買「太子龍」牌的布匹製作制服,而中美牌也不例外,不僅衣服上印有太子龍的防偽浮水印商標,每件制服也掛上太子龍、中美牌的雙標籤,且因為車縫品質佳,久而久之,中美牌學生服的知名度逐漸勝過公司本名「新順發」。

相較於陳川山的侃侃而談,蔡孟潔顯得格外沉默,一見到鏡頭便快閃。原來,幾年前曾經有媒體以採訪老店的名義拍攝工廠,但報導最後卻是以「毒制服」為題呈現,吃過虧的蔡孟潔,這次說什麼也不願意受訪。

他的母親、第一代蔡榮陽的妻子黃金在一旁補充:「古早說紡織成衣為『加工』,一開始我老公跟陳先生都是外行,2個人在很簡陋的魚塭旁開始學著做,一直到60年代,才搬到現在金華路的地址。」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