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影音|何懿原 陳岳威 曾貴禎

拿出幾張泛黃的的老照片,黃金說,當時台南金華路旁全是魚塭,只有中美牌這一棟建築物,陳家、蔡家分住在1樓,2樓以上則是工廠,2家人共同打拚事業,也是朝夕共處的鄰居。

「我跟我老公是相親對看認識的,他高高的、皮膚很白,很疼我,很帥喔!」提起蔡榮陽,黃金不禁露出一絲羞澀的笑容,「我不知道當時他們是怎麼約定的,但陳董(陳川山)的爸爸負責裡面,女工、布料都是他在打點,我老公就要出差、收帳,用現在的話講叫外務員。」

中美牌學生服第一代蔡榮陽(右)與妻子黃金(左)結褵多年、鶼鰈情深。(黃金提供)
中美牌學生服第一代蔡榮陽(右)與妻子黃金(左)結褵多年、鶼鰈情深。(黃金提供)

雖然身為老闆娘,但在2位老闆的要求下,2家的女性都不可參與工廠業務,因此,黃金便負責另一項重要的工作─餵飽所有人。「當時我跟陳先生的老婆、2個老闆娘,我們輪流1人煮1個月,不煮飯的那個人就幫忙剪線頭、包裝,後來員工越來越多,社會也發達了,我們才開始訂便當。」

問她的招牌拿手菜是什麼?80多歲的阿嬤精神頓時振奮起來,「我很粗勇欸,文的、武的攏會,也會綁粽子、也會打滷麵,以前要煮整桌的菜,魚翅羹我都是自己弄。」

中美牌學生服第一代黃金(左)抱著第三代蔡旺達(右),在工廠內合影。(黃金提供)
中美牌學生服第一代黃金(左)抱著第三代蔡旺達(右),在工廠內合影。(黃金提供)

沒有血緣關係的2家人一路扶持,平凡也忙碌,但順遂的日子過沒多久,便碰上校園制服開放的考驗。1984年,政府以「整齊、樸素、大方」為原則,授權各校自行規定制服樣式,校園制服走向大鳴大放的時代。

與此同時,台灣的紡織業也因人工及土地成本上揚、國外低價搶市等因素,紛紛外移中國及東南亞。中美牌擔心外移會影響製作品質,也怕老員工生計不保,改採彈性、少量多樣的模式生產,打版、剪裁、縫紉、整燙、包裝一條龍,成為少數還留在台灣的制服工廠,像是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爆紅的彰化精誠中學制服、宜蘭慧燈中學制服都來自中美牌。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