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莞仁    攝影|陳俊銘    影音|何懿原 陳岳威 曾貴禎

20多年前,陳丁全、蔡榮陽先後因病離世,沒多久,陳丁全的妻子也過世,第1代僅剩黃金1人。

「他們2個老的真的很有默契,離開時都有『沒有二心』的觀念,希望2家人繼續合作,同心協力做下去。」黃金笑說:「真的不簡單,去外面講,大家都傻眼,親兄弟都沒辦法共同(做)50年了,還朋友呢!真的不簡單。」

陳川山回憶:「因為我父親生病,所以我大概是26歲的時候回來幫忙,剛回來時,台灣紡織業還有幾年好光景,後來就開始走下坡。」「現在大陸工資上漲,以前移到大陸做學生服的那些台灣人,現在都移到北朝鮮去了。」

缺工加上少子化,堅持留在台灣生產的中美牌學生服,員工大多待了超過10年以上。
缺工加上少子化,堅持留在台灣生產的中美牌學生服,員工大多待了超過10年以上。

講到少子化,陳川山頗有感觸,「以前制服的量都很大,現在都很少,但是沒有辦法,少子化是國安問題;孩子越來越少,工人的年紀越來越大、也不好找,都是像我們這種60幾歲以上的人。」

只是,少子化加上工人難尋,且制服的生產數量逐年減少,老字號的經營看似就要停在第2代,沒想到3年前,陳、蔡2家的第3代蔡旺達、蔡佳霖及陳韋煌卻決定回家接班。

蔡孟潔之子蔡旺達和陳川山之子陳韋煌現在都在工廠負責生產,跟在老師傅身旁,仔細地裁剪布料,蔡旺達苦笑:「我們如果沒有回來,(中美牌)可能就到這邊了吧。」

暑假是制服業的旺季,員工加緊趕工,要在開學前將制服送到學生手中。
暑假是制服業的旺季,員工加緊趕工,要在開學前將制服送到學生手中。

事實上,蔡旺達從小就和姊姊蔡佳霖在工廠玩耍,之後每到暑假旺季,總會被父親叫來工廠幫忙扣釦子、燙衣服,對於回家工作他並不陌生。

蔡旺達解釋:「裁剪是成衣最前端的步驟,然後要排馬克(指將版型排列在布上),計算這一批衣服要用多少的布量,做好一件衣服需要人工進行7、8道程序,但學生服的數量一直萎縮,所以我們也慢慢地轉向生產公司行號的團體服。」

姊姊蔡佳霖則決定投入推廣制服文化,她嘗試用制服布料製作文創商品及寵物配件,推出《制˙青春》校園創意商品,以卡其服、白襯衫、百褶裙等制服布料,製成抱枕、護照套等商品,還將制服材料運用在毛小孩上,成立寵物服飾品牌「ZAZAZOO」。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